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卡姿]过分

Karsa/Zz1tai

R.18

*勿扰真人

=链接见评论=

卡姿 Karsa Zz1tai

[壳花]陀螺

BGM:3055-Olafur Arnalds


姜范贤推开训练室的门,只有最里面的顶灯还亮着,澄黄的光映在韩王浩浅金色的发旋上。


“王浩,已经两点多了。”


“……我知道。”韩王浩摘下耳机,抬头望向他,又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不是,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不知道时间才熬夜到这个点的。”


“又是在ob相赫的rank吗?”看见他那烦恼的样子姜范贤已经明白了大半,走过去一看果然屏幕正中是Hide On Bush。韩王浩ob这位哥的习惯从ROX到KZ好像没怎么变过,他和金钟仁还就此嘲笑过他一次,“和以前不一样了”,韩王浩...

壳花

[壳花]最大公约数


并不是给予什么 也不是硬要依赖着彼此

总之我们去寻找吧 2人的最大公约数


「NutNut,我姐姐最近好像在和哪个电竞选手交往,然后家里人都很反对呢,身为妹妹觉得好苦恼啊...!」


“诶——忽然成为树洞了吗?”


韩王浩乘着匹配对局的时间摸鱼玩I wanna,听见抖内的声音手一抖,小人倒在了通关前的最后一堆刺上。他撇了下嘴,扫过抖内附的话,想了想,用很认真的语气说:


“Hmm,你家人反对也是为你姐姐好吧。电竞选手能用来约会的时间很少很少,而且压力也大,能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就很不错啦,没精...

壳花

[壳花]Breed in Greed

*世界赛结束➡️KeSpa杯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We are still made of greed


“相赫,下午不打rank了吗?”


裴俊植吃完午饭,看见李相赫罕见地穿了队服之外的衣服,像是要出门的打扮。


“嗯,去看K杯决赛。”


裴俊植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然后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问他:“你考虑好了?”


李相赫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从包里翻出一本笔记本在他面前晃晃:“我去观赛研究对手,想什么呢。”


“骗谁呢,...

壳花

[KPL][帅泰]风暴眼

*交往前提

*勿扰真人蟹蟹

——

训练结束后老帅留在座位上调出训练赛视频决定再复盘一次,刚泡好的速溶咖啡冒着热气,他伸手拉开窗,戴上耳机。

忽然一阵强烈气流吹过,桌上零散的笔记纸被吹散几张,身后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上发出脆响。陶土花瓶碎了,水蔓延在地板上,绿萝叶子蔫在一片狼藉里。

捻起那片叶子,他才想起来这两天有台风边缘影响。风依然呼呼地从窗口往里灌,他关上窗子,把绿萝先安置在矿泉水瓶里,拿扫帚扫掉了地上的碎片。

这绿萝是阿泰送给他的。XQ搬进新基地的时候买了不少绿植净化空气,半年过去芸芸众生死得七七八八唯独一盆绿萝越长越旺,枝条垂到地上。

等到AG也搬家之后阿泰就折了根枝条给老帅水...

KPL 帅泰

[KPL][帅泰]非典型约会

*交往前提

*勿扰真人哟

——

门铃炸响的时候老帅正在给灵犀这祖宗爷倒狗粮,手一抖差点把一整袋狗粮砸到它头上。灵犀“嗷呜”一声窜开,随后颇为不满地跟在他后面伺机报复,咬上他的裤脚管。

老帅懒得管它,拖着一条狗去开门。

门口那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兜帽拉得很低,以致他一时没认出来:“请问找谁?”

“找谁,找谁,不找你我找狗啊?”阿泰扯下围巾,没好气地把他往里推推关上门。灵犀还挂在老帅脚上,见生人到访,发出磨牙的威胁声。

“这狗瞪我!”阿泰忿忿,“它爹呢?怎么是你在喂它?”

他又四处看看,AG太仓训练基地安静得反常:“其他人也不在?”

“都回去了。”老帅又给灵犀...

[KPL][eStar&QG]俄罗斯轮盘

*eStar&QGhappy

*我流战队拟人 有点病 避雷注意

——

1

QG第十五次打开微信的时候,estar还是没有联系他。现在是半夜,离estar航班取消又改签然后落地已经过去九个小时。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却未见得有多沮丧。这在他们之间很平常,微信聊天记录从末端划到最开始,对话几乎都是由他开始。

但偶尔还是有一点期望。

成都入夜比上海晚,半夜十二点,街上还是十分热闹。他又确认了下JC发来的时间地点。十二点十分,公园广场第二个雕塑底下见。

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以JC的性格,应该会踩点准时到。

天,吃夜宵这种纯放松的活动,怎么也要搞这么正式。QG腹诽着随便刷了...

KPL eStar QGhappy

[KPL][帅泰]话费透支

*恋情向设定 慎

*在役背景

*勿扰真人...!

——

王者路人局,中路十人聚集,团战一触即发。

阿泰操控着百里守约找到一个自认完美的输出位置,瞄准敌方c位。

忽然的画面切换让他手抖了一下,甩狙正正好好打中空气。

“哇,哪个腊鸡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阿泰嘟囔着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他人懒,电话也懒得备注,隶属全靠缘分接电话的那种人。

但有些号码他总能记得很清楚,就比如现在这个。

“强神!强神!直播声音怎么关!”

“咦,这样就可以了?喂喂,大家听得到我说话吗?”

电脑屏上清一水的弹幕在刷“没声音”和“泰神被call了啦”“是谁是谁”。手机上的来电还未结束,打电话的那个人牛皮糖...

[KPL][eStar&QGhappy]陪伴

*eStar&QGhappy 依然是战队拟人

*冠军杯QGhappy vs EDGM后

——

“啧。”

estar划过微博评论区里的条条谩骂,烦躁地揉了下头发。

这种事情碰上最麻烦。说不清道不明,给自己讨说法会被当作得寸进尺,一言不发又成了默认。

切回直播平台,看了眼比赛局势。小鬼,先把比赛赢下来再处理这摊子事情吧。

连扳四局拿下比赛,镜头给到沸腾的QG粉丝。estar目力很好,捏着啤酒罐扫过观众席,看见QG坐在角落里的位子上,低着头琢磨不出情绪。

这类泼脏水的事情每个战队都会碰到,次数多了也就不以为然,甚至还互相以此打趣。但QG在这方面却几乎是个新人,谁知道这一事件对...

KPL estar QGhappy

[KPL][众战队]斗地主


*战队拟人 私设多 慎

*五五开黑节全明星赛战队全登场

——

“前辈!”

脆生生的少年音在身后响起,estar回头——果然是QG这个小鬼。

“不好好在自家战队那儿待着乱跑什么?”挡住小孩企图抱上来的动作,estar权当没看见他眼里那点被推开后的委屈巴巴。

“可前辈也在乱跑嘛!”QG无辜地眨眨眼睛,“AG姐姐XQ哥哥,还有瓜哥也都不在自家战队那儿,他们去哪了呀?”

真拿这小鬼头没辙。estar想。仗着纯良外表和逆天实力四处搞事。这种小鬼自己一向不爱理,可偏偏又有转会带来的半点关系,搞得自己总要在他作死时捏一把汗,教训他几句还是像拳头打在棉花上,让其他战队看笑话。

“那是你AG哥哥...

(兴奋地)

绿光°:

看了@Augustora 的文以后忍不住摸一张图……是AG想给XQ披外套发现他扯着自己一角的那一幕
【指绘,我很绝望,SketchBook三个图层笔刷又只有那么几个,我真的很绝望…………】

KPL AG超玩会 XQ

[KPL][AG超玩会&XQ]原点

*AG超玩会&XQ

*人设有参考绿光太太,也有私设

*有点虐

*本文中AG = AG超玩会 ≠ AG俱乐部


——


“所以,你把我叫出来吃饭是有什么事情?”

在看着AG沉默而迅速地吃掉了第三盘麻辣小龙虾后,XQ终于忍不住开口。

“没什么事情不能叫你出来吃饭?”AG头也不抬,伸手把一盘小龙虾推过去,“你也吃。”

“我吃不了加五倍的辣。”XQ不理他的迂回,“你找我出来肯定有事儿,平时你不会这么久不说话。”

好吧。这个XQ平时看起来嘲讽又自我,一认真起来却成了比自己还不好对付的存在。

“好好,是有事情。”他用纸巾抹过自己...

KPL AG超玩会 XQ

[KPL][AT&老帅]宣传需要

*老帅&AT 友情向

*不太好看,有点扎心有点尴尬

*RPS,勿扰真人哦


——


1


赛季开始前两周,老帅被俱乐部经理叫到办公室。

他敲敲办公室的门,右眼皮跳了三跳。

不是什么好征兆。

经理示意他坐下,眼神若有所思把他打量了一遍,然后悠悠开口:“你觉得阿泰怎么样?XQ的阿泰。”

哈??

老帅思维跳脱,在经理打量他的短短几秒里已从“队伍目前状态很好常规赛第一轮会全力以赴”转到了“冬瓜的狗粮是流苏当夜宵吃掉的和我没关系啊”,谁知经理朱唇一启,抖出一个意料之外的问题。

但回答总归是好好回答。阿泰这人他熟得很,...

KPL 老帅 AT

[KPL][AT&老帅]七月摇滚

*老帅&AT 友情向

*感谢jungle友情登场(鼓掌(喂

*RPS,勿扰真人哦~

*KPL春季赛结束冠军杯之前


——


一场彻底的暴雨后,北京变得格外清凉。

节目录制完毕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另几个选手问他要不要去吃夜宵,小龙虾烧烤随你挑。阿泰回忆了下上周和上上周体重秤上的数据,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你们去吧我回宾馆休息。

走到街头却走向了和宾馆相反的方向,乘上了往后海去的公交。

吃夜宵不行,喝点酒总是可以的。

上一次来后海还是在DL时的事情了,一年过去,这里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五光十色的灯箱,足以让人耳膜炸裂的摇滚乐,和着夏天的晚风将他包裹。...

[KPL][AT&老帅]赌约

*写写看

*RPS,勿扰真人哦~


——


“阿泰,你的顺丰快递。”领队下楼取外卖,把餐盒连同一个小纸箱一起放在训练室的桌上。

“妈的饿死,吃饭了吃饭了!”训练了一个上午,队员们如饿狼般扑向盒饭。

“卧槽别压到我快递——玛雅放下我的肯德基!!”阿泰一手要够快要掉下去的快递箱,一手要去抢玛雅手里的鸡腿,纵是操作再6也不免手忙脚乱。好在他是个有条理的人,先把快递箱捞起来放在远离战场的地方,然后追着玛雅在训练室里转了三圈,终于以将其制伏在地,抢回鸡腿作结。

啃着鸡腿回到自己位子上,拿过那个快递箱。收件人一栏写的不是陈顺吉,而是用黑色记号笔端正写了“AT”。这个...

[凯柠]计算失误

动手摸了个长的

-西幻paro

-R_18有,慎


——


1


夜幕降临前她们来到了这座位于大陆边陲的小镇。唯一的主干道上车水马龙,一辆马车快要撞上她们,安莉洁伸手想拉下凯莉让她避开,却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化作黑猫趴在她肩头。

“师姐,别闹。”她无奈道。

“谁闹了。”黑猫理直气壮地凑到她耳边撒娇,“不知道谁不让我用飞行术,走了一天腿都酸了,要安莉洁背嘛——”

明明是你自己不要用飞行术的。安莉洁腹诽,决定不再和她纠缠,走进小镇上唯二的旅店里。

“要个两张床的房间,谢谢。”安莉洁正准备从行囊里拿出钱袋,却见老板娘一脸不可思议。

“但小姐,您就一个人啊……...

[凯柠]向魔女祈祷

阳光透过玫瑰窗照进教堂里,和煦的春风从中央的红毯上吹过,牧师胸前插着今早刚从山野中采来的红玫瑰。

两旁坐着的人承认,今天是个为婚礼而备的日子。

钟声响过,父亲搀着他的女儿自门外踏上红毯。女儿的脸庞被头纱遮盖了一些,但这并不阻碍人们看到她端正的面容与那双冰蓝色的双眼。而她的新郎,在红毯的另一头等她。

子爵与伯爵千金的婚姻,前来围观的未婚女性几乎掩盖不住眼中的艳羡之情。

“真是一对璧人啊。”

走向圣灵,离新郎只有一步之遥时,那位伯爵千金忽然停下,向牧师示意。

牧师点头,清了清嗓子:“在正式开始婚礼前,安莉洁小姐想为远道而来的各位弹奏一首乐曲。”

摘下白纱手套,安莉洁绕过新郎,坐在管风...

[瑞金]回梦

黑金有,部分设定源于今敏《Paprika》


——


“格瑞,”

他自冰冷的海水中醒来,浮冰里的少年睁开血红色的双瞳。

失去血色的嘴唇,在看到他惊恐的眼神时划出了一个弧度。

“我是谁?”


第三次惊醒,他大口喘气,冷汗涔涔,轻薄的棉质衬衣贴在身上,很不舒服的触感。

将冰蓝色的仪器从耳鬓取下,格瑞打开门,对上紫堂幻担忧又欲言又止的眼神。

“格瑞,休息一下吧。”目光划过他手中的仪器。

点了点头接受了紫堂的好意,他将仪器收回白褂,向观察室走去。

身体各指标平稳,面色红润,嘴角甚至还有一点微笑。金发蓝瞳的青年除了沉睡不醒,看起来一切正常。

“你就这么确定,他是因...

[凯莉中心]Das Beste

一篇凯吹的吹文

标题是一首歌名,德文“最好”的意思> <


——


我一直很想写一写凯莉。

写她的古灵精怪,写她的成熟与幼稚,写她的迂回与鲁莽。

她是“星月魔女”,是雏鸟避之不及的“新人杀手”。

同时,她也是老骨头眼中“全世界最美丽的珍宝”。

这些矛盾糅合在她身上,让她变得独特,神秘不可测。

她对鬼狐天冲的了解和过节,她被抢夺的石板,她远超于大赛101名的实力,她对金和紫堂亲近又易于背叛的态度。

可以说,动画前十几集,七创社爸爸会如何定位凯莉的善恶是我最关注的地方。

但当动画将她完全地定为主角的伙伴、定为“善”的时候,我又有点替她感到无...

[瑞金]苦夏

太热了。

榕树上的蝉鸣一阵噪过一阵,老师讲解题目的声音被风扇的嗡鸣声稀释了无数倍。

听不清,不想听。

格瑞在数次尝试集中精力无果后,将原子笔尖点在试卷上,托腮装作认真思考,而思绪早已从课堂上飘走。

靠窗的位子,不需怎么转移视线就能看见篮球场。一群男生显然是捱到了自由活动时间,在那儿兴高采烈又气势汹汹地喊着“黑白配!”来分组。眼神流转了一圈,看到那个过于熟悉的身影。

不知谁从器材室借来了球衣背心,两种颜色在球场上奔跑,将夏天午后的阳光折射得眩目。

金穿的那件红色球衣显然不合他尺码,松松垮垮长了一截,使他显得更瘦小了。但男孩没有闲暇考虑这些。此时他正紧盯着篮下的防守队员,寻找着突破口。...

[喻黄]半生瓜

“幸得艰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喻文州醒得挺早。

床头闹钟的时针和分针连成一线。在思考半晌后,喻文州轻轻拨开被子下床,从衣柜里寻出羊绒衫和衬衣替换睡衣,套上棉裤后慢慢踱进卫生间洗漱。

打开冰箱门取出盒装牛奶,倒进两个瓷杯,打开微波炉加热。短暂的1分钟里他望着窗外出神,思考工作、水电煤费及另一位还要多久才起的问题。

微波炉加热结束的声音把他的视线和思绪一道拉了回来。从调味罐中找出蜂蜜,舀了一小勺到其中一个瓷杯里。另一杯被拿到餐桌上,与切片面包一起慰籍胃与味蕾。

他并未完全从前几天春节走亲访友的喧闹里醒过来,此时还有点沉浸于睡梦的迷糊,因而...

[肖戴]Love Actually

Scene 1


肖时钦在这里徘徊很久了。

这是这所大学一处有名的风景地——在秋天,金黄色的银杏叶挂在树梢,铺满地面的时候。现在是十二月底,银杏叶早已落尽。这条路上除了他也没有第二个人了。学生会在大礼堂开了热热闹闹的跨年晚会,想必大多数人都去了那里。

包括她在内。

而根据学生会的哥们给他的晚会安排表,再过一刻钟,舞会就要开始。

他闭了闭眼,想象她被某个男生带着跳舞的样子,胃里一阵难受。

他并非不擅长交流,但戴妍琦却是他的一根软肋。她从新生见面会上初识的第一天开始似乎就将自己认定为她的蓝颜知己、倾诉对象、哥哥一般的存在,却似乎从不是“男朋友”。

大二那年她和交往一年的男友分手,哭...

[周江]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还不睡?”江波涛半夜起来路过客厅去厨房喝水,看见周泽楷还维持着头上裹浴巾,盘腿坐在地上打PSV的状态。


周泽楷耸耸肩。一局打完,屏幕上正一行行地跳出数据。


他的目光扫过江波涛丝毫不乱的额发和明显是还很精神的双眼。


还是没能瞒住。


江波涛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江。”


江波涛把水杯随手放到电视柜上慢慢走过去,瞥见周泽楷把原本自己坐着的坐垫抽出来放到旁边,直接坐在了地板上:“你不要坐垫?晚上地上凉,我去给你拿一个......”


“不用,给你。”周泽楷摇摇头。


“我很快就去睡觉的...”江波涛这句话讲得毫无底气,“明天...

同人 周江

[喻黄]月光

BGM:月光-李健、邢天溯 

一篇架空,请务必不要将文中的一些情节与我国现代史联系起来。



出了天津,再沿铁轨颠簸一段,就能远远看见海面上的星点渔火。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渔船在海面上了。过几天这片海也许会被炮火与血染红。黄少天眯着眼竭力向东望去,只看见波平如镜的黑色海面上闪着银白月光。


手腕上的机械手表忠实地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十二点差五分,但车厢里的人似乎都无意入睡。大战将至,军队早有预测,民众全靠直觉与流言。惶恐与不安蔓延在列车中,没什么人会关心这个穿着长风衣、戴着黑宽檐圆礼帽、长相颇英气的年轻人是要在哪一站下车,从包里拿出的信纸是要寄给哪位姑娘。...


布谷:

 ┌ 內容源自@鱼跃于川 太太的這篇

因為太可愛了忍不住畫了!希望太太不介意我用了自己的人設><


1. 文中夜+黃見面

2. 文中索in老魏模式(太魔性了我笑了好久(喔

3. 夜雨声烦隔空对黄少天比了个胜利手势

[索夜/喻黄]拥有两代性格迥异的操作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搞了搞索克萨尔两代操作者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梗。

我觉得我要被索粉追打。

标题中的两代特指魏琛和喻文州,跳过了中间的方世镜。避免引起歧义说明一下。


——

一切都起源于那场全明星团队赛。


一如既往的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混战。王不留行的扫帚拍在夜雨声烦的脸上,石不转在和风城烟雨肉搏。大漠孤烟赶去支援石不转被一枪穿云拦截,索克萨尔被飞刀剑盯上,准备吟唱一个肯定会被打断的死亡之门。


然而就在这时,频道里刷出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靠,老夫不发威,飞刀剑你拿我当病猫了是不是?老夫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吃奶呢!...


[喻黄]且行且歌

—上—


越野摩托车发出的响声在半夜荒漠的公路上被放大,离自助加油站还有约莫一公里的时候,黄少天渐渐放慢了摩托的速度。


他只想在那儿花费两分钟加油然后继续赶路,却没想到在这三更半夜的荒漠公路上居然还有另一辆要加油的皮卡在他的前面。他只能熄火,靠在一边的水泥柱上,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等待。


皮卡上下来了一个和他一样的年轻男人,对此他不感意外。但那男人长得斯文,穿的白色短袖衬衫和卡其色中裤也很整洁,不像是会大半夜开着车在荒漠中间的公路上狂奔的人——在黄少天看过的公路片里,那些会做这种事的应该是留着胡须的大叔,或是穿着夸张彩色T—恤和大裤衩的青年。像...

[周江]自然生长

《梅子黄时》的小周视角。


周泽楷打算出门去接江波涛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这在S市的夏季并不罕见。他从玄关旁五斗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一把折叠伞。


从家到轮回俱乐部要坐几站公交车,车站上的液晶屏显示离下班车到站还有五分钟左右。周泽楷拿出手机刷微博消遣,手指上下滑一滑刷新,发现江波涛更了条微博,晒了今晚轮回VS嘉世的总决赛票面,语气里对轮回夺冠充满自信。


退役选手的微博,评论转发多是其他职业选手或是真爱粉。嘉世队长邱非率先转发,客气地表示了“别想多冠军是嘉世的”的中心思想。接下来还有插科打诨、加油叫好、搬板凳看戏的各种,周泽楷都一一忽略,划...

同人 周江

[周江]梅子黄时

Our love will lead the way for us, 
   

Just like a guiding star.



九赛季轮回蝉联冠军,众队员打算以此为因头大大狂欢一把。奈何就算是卫冕冠军也免不了第二天的复盘和记者采访,所以夺冠的那天晚上大家都比较老实,充其量就是戴着墨镜在俱乐部附近的烤串店撸了串,用可乐瓶干了杯,连十一点都不到就被江副队赶回了寝室睡觉。


“两年后江副说不定会代替张副成为联盟查房第一人,简直可怕……我明明已经把手机亮度调到最小了!”作死在被窝里玩手游的杜明被神通广大的江波涛在查房时抓住,第二天在食堂吃早饭时痛苦不堪地向...

同人 周江

[喻黄]《落雨大》文评

作者: @葡萄柚 

(《落雨大》是雪梨老师在2014年10月的喻黄合志《衍》上的约稿。)


讲真,《落雨大》这篇文章的设定,在我个人看来并不是那么亮眼,雪梨老师也在ft中自嘲(?)这篇文是来“拉低本子的时髦值”的,我第一次读它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想给它写篇文评”的冲动。但在又一次阅读它后,我决定给它写一篇文评,于是就去叨扰了雪梨老师:


(对话时间离今天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是打算过完考试月六月中旬就开始写的,但删删改改就拖到了下半旬…羞愧)


第一次写文评不知该从哪里下笔,就写写这篇文章吸引我的地方吧。


首先是喻文州的人物设定,...

喻黄 文评

[喻黄]等风来

“无论你有多着急,我们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有用,飞不起来的,现在你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
                    
  ——节选自鲍鲸鲸小说改编电影《等风来》

——————————————

临近黄昏时的海面像是被渲染上了晚霞的色彩,碧绿变成粉蓝,蔚蓝变成紫金。黄少天坐在船头的沙滩椅上,挺不耐烦地拍着船:“我们这什么时候才能上岸啊,喻文州你倒是加速,手速...

同人 喻黄

[叶橙]灯塔

——迟到的沐沐生贺。

——大年初一了,新年快乐呀,大家昨天都抢到红包了吗?

——BGM:Light your heart up 歌很欢快,歌词也很暖!

——带着梦幻色彩的故事,寻找回忆><


——————————————————


苏沐橙感觉自己坐在一条船上,闭着眼睛也能感到头顶上有柔和的光照着她。她以为那是月光,或是自己从晚上一头睡到天亮,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可当她睁开眼时,天还是蒙蒙的黑,月亮和星星的梦被厚厚的云层遮挡,黑色的海面波平如镜。她身上还穿着前两天和陈果一道去商场买的新睡裙,粉色碎花裙摆铺在桃花木板钉成的的船底上,真的很像...

[全职]万象

——没有谁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容易的。傻白甜只是用来自己安慰自己。

——CP:喻黄、周江;叶橙、肖戴。

——戴妍琦视角。

——现实向的平行世界,和电竞无关系。

——————————————

 

“小区单元楼的门廊里已经挂上了红灯笼,家里门口新贴的对联是我前两天在苏沐橙家的店里买来的,打开手机有朋友圈关于支付宝红包的吐槽,一切都提醒着我们合家团圆的时刻将要来到。

而我们都足够幸运,因为我们已经和自己爱的人团圆了。”

              ...

[周江]在水一方

①迟到的情人节快乐,给大家拜个早年。

②周江,一点点点点喻黄。

③又称:周泽楷的情人节奇遇记

—————

1.

今年情人节正赶上周末放假。周泽楷本想窝在家里当一条快乐的单身狗,孰知工会主席忽然来电邮,说这个月工会活动就在情人节那天搞。周泽楷不像同办公室那个话多且烦的同事一样会对工会决议搞抗议表不服,只能从衣柜里扒件羽绒服出来穿上,再戴上手套围上围巾,匆匆往活动地跑。

地铁上人不算太多,却有几对情侣卿卿我我。周泽楷靠着车厢壁,低头作看手机状。其实二十几年活下来,算来也没几个情人节不是一个人过的。电灯泡当多了,却还是做不到能在情侣旁气定神闲地四处张望。好在很快就到站了,周泽楷从车厢里踱...

[喻黄]蓝雨星勘察日记

“G星系距离γ星系约一千光年。据4015年Q国欧文·斯蒂夫教授的勘测报告显示,在大约两千年前,它曾是一个繁荣的星系,后被(此处被墨水掩盖)毁灭,所有星球上的生物几乎全部灭亡。

注:此处的‘繁荣’特指有大量高智商有机生命体存在。”
                              ...

[索夜/喻黄]屏中窥人

把攒的脑洞写一写,发一发。

lo提醒我发的文章里有敏感词!又没肉!


——

索克萨尔感觉自己被扔到了桌上,于是顺账号卡躺了下来。术士的装备上金属挂件叮叮当当又累赘,他被灭神的诅咒磕了头,边揉边抱怨这操作者——叫喻文州的那个——真是天|杀,这技术部真是天|杀,什么品位,都该被丢进死亡之门接受命运石的历练。


他正要站起来,天上却掉下来一个不明物体,直直坠到他身上,把他砸了回去,不幸地又被灭神的诅咒磕了一次头。虚拟世界和童话世界一样不会有什么“X地高空坠物砸死过路群众”之说,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林妹妹而是一个大男人。虽说就这么被压着他也不会肋骨断裂肺泡破裂身亡,但...

[喻黄_ABO]叶修的酒吧

这是一篇耍流氓的ABO


——


叶修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四处游荡,二十岁安定下来,想开家店做点小本买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开了家酒吧,招了几个伙计,卖点半掺水的鸡尾酒,搞点disco灯光情调和类似Omega发情的迷香,竟也在市里做出了点名堂。有人问起叶老板的创业秘诀,叶老板只吐出一个烟圈,曰:“随缘。”


短短两个字,反复推敲,竟被“有人”觉出禅意,第二天社区小报到手,几个伙计凑过来看,笑倒。等到晚上营业时间,小报头条早已传遍大街小巷。叶老板在街坊里熟人不少,多是唇...

喻黄

有什么好的悬疑/科幻向同人推荐吗?

RT,求问。


tag上打的两个CP我都写过让人费解的同人……


这样下去怎么办,没法混了:'(

[喻黄]腊月三伏天

说sf也不是,还是原著向哩。

——

高温并不是突如其来的。G市的冬天本就暖和,所以当最高气温从二十四五度升到二十八度时,谁都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气象预报横来竖去,也只分析出G市遭遇了“X年一遇”的暖冬。
 
“妈的。”黄少天在蓝雨食堂里翻到这条新闻,骂了出来,“不用它说,我也知道这儿年年都是暖冬——文州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喻文州翻着报纸上的电竞专栏,嗯嗯啊啊地回应。 

这个赛季蓝雨打得不错,外界好评不断。这得益于蓝雨队长“万年不变”的手速与蓝雨王牌的气势不减当年,也得益于新人对团队的快速适应。 

十二月中旬,常规赛还有几轮,昨天刚结束了与虚空双鬼的对决,这两天各队...

同人 喻黄

[周江]时过境迁

地方色彩比较强烈。
窝子——哑巴 赤佬、句——鬼 噶讪胡——聊天 酿——让 
方言基本不影响阅读,有疑问的在评论问我吧~

1.

江波涛十岁的时候被父母送到了上海姨婆家。

三轮车一路颠簸到弄堂口,江波涛的姑姑把头往弄堂里探了探,认定这三轮车是开不进去的,便从崭新的真皮钱包里拣出一张破烂的纸币递给车夫,然后把放在车尾装着江波涛行李的军绿色书包搬到水泥地上,单手叉着腰招呼江波涛下来。

江波涛试着用上海话和那个车夫道了别,然后小心翼翼地让两只脚安全着陆。弄堂口的门楣上刻着“元亨里”三个字年代久远,已有些斑驳。江波涛眯着眼,还未来得及看清上面一个字,就被他姑姑急急领着往细细长...

[周江]循序渐进

“若一个场景开头出现了一把枪,那么到最后它一定会响。”

自动手枪冰凉的外壳按在手心,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地打量着这个只在八点档抗日剧和军事百科上看到过的戮器。枪的侧面安装了一个小型的扬声器,当他睡眼朦胧拿起它时,它便开口,用平直的嗓音说出了指令:

“用这把枪,杀掉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

浅灰色的窗帘没有拉严实,清晨六点钟的阳光漏了一点进来,他把枪放回床头,走到窗边拉严窗帘。

今天是迎新的日子。他想。而他却在早上收到了一把会说话的枪。

刚起床,头有点晕,想什么都想不明白。

披上队服外套,开门,不管怎样,先去食堂吃早饭,其他的事回来再想。

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人。也是,前两天刚结束了和烟雨的友谊赛从N市回来,大家都累...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