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KPL][AG超玩会&XQ]原点

*AG超玩会&XQ

*人设有参考绿光太太,也有私设

*有点虐

*本文中AG = AG超玩会 ≠ AG俱乐部

 

——

 

“所以,你把我叫出来吃饭是有什么事情?”

在看着AG沉默而迅速地吃掉了第三盘麻辣小龙虾后,XQ终于忍不住开口。

“没什么事情不能叫你出来吃饭?”AG头也不抬,伸手把一盘小龙虾推过去,“你也吃。”

“我吃不了加五倍的辣。”XQ不理他的迂回,“你找我出来肯定有事儿,平时你不会这么久不说话。”

好吧。这个XQ平时看起来嘲讽又自我,一认真起来却成了比自己还不好对付的存在。

“好好,是有事情。”他用纸巾抹过自己沾了辣油的双唇,“分部要并到别的俱乐部去,就和那个——”

“为什么?”顾不得形象,XQ拍桌而起,“超玩会的实力......”

“实力怎样这个赛季你也看到了。主力队员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新晋的选手表现又不尽人意。季后赛没进,能赢保级赛已经是意料之外。”AG看着眼前人愤懑的双眸因他列出的一项项事实一点点黯淡,无奈地笑了下,“超玩会......早不是几年前的那个样子了。我们俱乐部不是豪门,耗不起再一个赛季,高层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情理之中。”

“放心。买下我们的俱乐部财力实力各方面都不错,虽然以后就不叫超玩会了,但名字又不重要。”

怎么会不重要。XQ在心中反驳。毕竟他最喜欢嘲讽的,最服气的,始终只有那个“AG超玩会”。

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难以名状的情绪与不好的预感淤积在他胸口,像是乌云压境,一不小心就会拉扯出一场暴雨。

AG像是很明白他此时的烦闷,拿过啤酒瓶把最后一点酒倒进他杯子里,又点了一瓶,牌子和温度都是他喜欢的。

最后结帐的时候他已有些头晕。AG要开车,一点没喝,半扶半背地把他拖出大排档。

他迷迷糊糊抵在AG肩头,闻着清爽的洗发水味,没来由地问:“你告诉eStar了吗?”

“没有。”

“仙阁呢?”

“没有。”

“那......”

“别问了。”AG打断他,“只和你说过。”

“为什么?”

“没什么。”

敷衍。XQ哼哼了两句,也不知道自己想听什么答案。

酒劲儿上来脑子更加糊涂了,AG试图把他推进后排座位,他却挣开他的手拉开副驾驶的门。

AG没再和他较劲,任凭XQ坐上副驾驶还嫌弃了下座位太靠后。

以前也是这样,他坚持什么,AG到最后都会妥协。

但这次不一样。他再坚持,AG超玩会将消失也已经是事实。

AG注意到他正盯着自己看,说:“你要是想记住可以拍照。”

“不要。”

战队合并后,记忆和形象会一并重置。“AG超玩会”将不再存在,所有他对XQ的记忆,他们对战时的嘴炮,他们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都会化作一串没有任何意义的数据,散落到不可复原的地步。

此时他只想再一次、最后一次好好看看这个自己最爱嘲讽的家伙,将他紧抿的双唇,红色的双眼与卫衣上过于可爱的卡通熊猫转化成什么坚固到不可击破的东西,固化在心里。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碰上红灯,AG解开自己的马尾,微微偏头看他,“怕你会难过,却又想再见你一面。”

今晚有点冷。他吸吸鼻子:“你敢莫名其妙不见我就打死你。”

窗外的灯光透过蒙了水汽的车窗落进他眼睛里,AG披散着的头发有些乱,疲惫写在眼睛里,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唐。即使是在下滑期,别人也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AG把车停在XQ住的宾馆门口,XQ却迟迟没有动。

“就剩几个小时了。”他说,“我睡车上。”

他大概是真的很累,酒精的麻痹加上情绪上的冲击,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AG默然,想脱下外套给他盖上,却发现外套一角被人抓得死紧。

闹哪样呢。他哑然失笑。

 

前半夜XQ睡得不踏实,断断续续地在做梦,有时是他们那年季后赛交战的时候自己年少轻狂,盯着AG说一定会挑翻他;有时是那年AG夺冠失利,他拉着他去江边吹风却不懂得怎么谈心。

梦里一直下着雨,他们有时撑着伞有时没有。记忆走马灯般从结局走到开始,AG用营业式微笑对着他,说你好我是AG超玩会请多指教。

再往前一切化作白茫茫一片,他死死攥着什么的左手松开,红色的光弥散在空中,他竟记不起来自己先前为什么要视若珍宝般地将它握在手心里。

一觉醒来,天空已泛出霞光。身上盖着AG的红色外套,他不在车上。

他打开车门下车,看见AG靠在河边的栏杆上,两指间夹了一根烟。他走过去说,给我也来一根。

“你不是戒烟了吗。”

“戒不掉。”他点上香烟,重重吸了一口,呛人的烟雾在呼吸系统里循环,又消散在清晨寒冷的空气里。

也忘不了。

他们就这么站着,默默抽着烟,看河里的鸭子觅食。

“再去睡一会儿吧,你眼神还是懵的。”末了AG把他拉回车上。

他少有地没有多说什么,看着AG把车上的遮光板盖上,慢慢地又睡着了。

 

醒来时身上不再有那件骚包的红色外套。自己正躺在河畔的草地上,一阵风吹过,他竟有些冷。

呼吸间还有酒气和呛人的烟,但那个陪他喝酒递给他烟的人已经不见。

伸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内心巨大的负面情绪无法被稀释。没有了,消失了,雁渡寒潭般不留踪迹,干脆利落,一点不像那家伙从前擅长的比赛节奏。

“超玩会这是在用XQ的节奏在打XQ啊。”*

还真挺疼的。XQ扯了下嘴角。


一个月后,KPL联赛第二周,XQ对上了买下超玩会的队伍。

“喂,你就是XQ?”眼前的男孩比自己矮半个头,一双红色眼睛咄咄逼人地看着他,“听说你很强,但我一定会打败你!”

仿佛昨日重现,只不过对调了位置。

只不过,自己才不像AG那样温和,对新生的后辈有十足的耐心。

“哟,你先加油长长个儿吧。”XQ拍了下男孩的头,男孩龇牙咧嘴地瞪他,他浑不在意,看着他生着气回到自家战队的场地里。

最后XQ2:1赢下了比赛。男孩隔了老远看见他,蹬蹬蹬跑过来,喘着气说:“你的确很厉害,但下次结果就不一定会这样了!”

“2:0是吧,我懂我懂。”XQ看着他跑远,又把他叫回来,换了副认真的神情,“好好打,加油,别让他失望。”

男孩眨了眨眼,然后露出牙齿笑:“会的!前辈就等着下场被0:2吧!”然后像怕XQ会揍他似的很快跑远。

XQ感慨着现在的新队伍怎么一个比一个狂了,又想那孩子除了眼睛以外和那家伙真他妈一点都不像,AG离去带来的阴云倒是被这小子气得没了大半。

又都回到原点,他还是那个狂到只服一人的XQ,是那个自带嘲讽效果的XQ,虽然唯一服气的人和最爱嘲讽的对象都已不在。



end



*:原话是2017春季赛季后赛WF对XQ第六局的解说词,“WF这是在用XQ的节奏打XQ啊。”



私设:

战队拟人(下简称战队)在俱乐部里工作,外貌在他人(包括选手)看来就是普通人。

但战队之间可以看到彼此的真实面貌,而且一眼就能认出来哪个是普通人哪个是战队。

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情感,但会被战队的状态、战队的成员变动影响而变得情绪高涨或低迷,性格也会变化。

(比如,XQ“嘲讽”的习惯是在阿泰来后才有的)

如果战队解散或者和别的俱乐部合并,战队在现实中的那个人会在别人记忆里完全消失,但知道他的战队还会记得他。

(比如,超玩会→AG超玩会。eStar记得“超玩会”的存在,看着AG超玩会想诶呦超玩会这家伙怎么比我高了啊这个形象设定不科学啊)



——讲点自己事情的分割线——

 

挺有趣的,我几年前开始写同人也是在写RPS,几年后还是在写RPS。

我不太容易在一个圈子待久。有爱才会写,有爱就会写。所以在很多圈子都有写过东西。

写同人这件事对我来说一是为了爱二是为了调剂。生活总是很累的,但他(她)们很美好,写一写他们的故事,心情也会变好。

btw,一旦真心喜欢上哪对cp就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瞎写,想搞无脑傻白甜也找不到对象,唉唉唉。

但写RPS比写其他cp要累得多。因为其他cp是相对而言静止的,RPS中人物和战队的命运却在不断变化,不得不担心。

半夜看了一篇有关AG的虐文,直接哭成狗。

这才发现从去年KPL季后赛到今年KCC结束,我已在“AG超玩会”上消耗了这么多感情。

本来只是在打王者间隙点开赛事看看比分,现在因为他们把农药放弃(觉得怎么也达不到他们的水准),一心看他们比赛。

本来新出一个英雄就会和朋友讨论值不值得买排位好不好用来上分,现在看到新英雄就会想,他们能不能用。比如最近要出的百里玄策,我就会想他是个刺客型打野吧梦泪也许能用。

说是写完这篇想给自己放个假,不关心他们的动态直到夏季转会期结束,但还是克制不住地去做无用功的担心,他们会不会有人离开,秋季赛豪强俱乐部出现他们是离冠军更近还是更远。

毫无办法,且心甘情愿。


评论(19)
热度(61)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