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KPL][帅泰]非典型约会

*交往前提

*勿扰真人哟

——

门铃炸响的时候老帅正在给灵犀这祖宗爷倒狗粮,手一抖差点把一整袋狗粮砸到它头上。灵犀“嗷呜”一声窜开,随后颇为不满地跟在他后面伺机报复,咬上他的裤脚管。

老帅懒得管它,拖着一条狗去开门。

门口那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兜帽拉得很低,以致他一时没认出来:“请问找谁?”

“找谁,找谁,不找你我找狗啊?”阿泰扯下围巾,没好气地把他往里推推关上门。灵犀还挂在老帅脚上,见生人到访,发出磨牙的威胁声。

“这狗瞪我!”阿泰忿忿,“它爹呢?怎么是你在喂它?”

他又四处看看,AG太仓训练基地安静得反常:“其他人也不在?”

“都回去了。”老帅又给灵犀倒了碗水,“就我一个人留守。”

“你不回老家啊?”

“老家装修房子,我妈让我别回去添乱。”老帅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再说,我回去的话今天你不就白跑了?”

“那也是我运气好。”阿泰扯了个抱枕坐在沙发上,“别净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吃过早饭了?吃完我们出去呗?”

“出不去。”老帅指指灵犀狗头,“放它自己在这儿它能把基地拆了。”

“哇有没有搞错?”阿泰仰面倒在沙发上,“我坐了半天高铁转大巴来找你,结果告诉我因为一条狗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心态炸啦——”

“或者你和它商量下,让它把我让给你。”老帅提议。

没想到他还真的这么做了。老帅靠在躺椅上,看阿泰和灵犀讲道理。

“喂,小狗崽过来。我跟你说,这个胖子呢是我男朋友,但是我们不常见面的,一年没几次。而你呢,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所以能不能把他让给我一天?可以伐?可以的话‘汪’一声——哇,它不叫,老帅比,它不同意诶。”

“同意了才奇怪好吗。”

“那怎么办?算了我先睡会儿吧,快半年没这么早起了。起来再说。”

说完就靠在沙发上秒睡了。老帅从宿舍拿了条被子盖在他身上。似乎是对突然增加的重量感到不适,阿泰不安分地动了两下,歪了下嘴角。这模样实在可爱得有点过分。老帅伸手捋了把他的头发,拿了手机坐在他旁边打开王者。

大概过了两三局排位的时间,阿泰醒了:“几点?我饿了。”

“十一点半。”老帅操控着诸葛亮寻找入场时机,“我和他们三排呢,马上好。”


老帅不太会做饭,番茄炒蛋面是他的极限。阿泰把一碗面吞下肚,抹着嘴说:“六十分勉强及格吧。鸡蛋没打匀,面有点生,盐放多了。”

“你这么懂干嘛不自己烧?”老帅好笑地把碗筷拾掇到厨房里。

“我不会做,但是我会吃啊。”阿泰理直气壮,走进厨房帮他洗碗,“让开我来。”

洗完碗后阿泰咸鱼躺在沙发上,一副“大好青春浪费在看狗上”的衰样。老帅找到狗绳,给灵犀挂上,回到客厅叫他:“泰神,出门啦。”

刚出基地门,老帅想起来自己钱包没拿,就把狗绳给阿泰自己折了回去。

阿泰牵着狗站在门外刷微博等他,见他出来立刻把手机揣回裤兜,说走吧我们去哪儿?

大概因为吹了风又靠在沙发上睡过觉的缘故,阿泰的头发有点乱,围巾随意绕在脖子上,黑亮的眼睛在他身上打转,像只机警又懒惰的猫,是他在赛场上见不到的那个阿泰,新鲜得有点让人挪不开眼睛。

“喂喂,还好吗?”阿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走啦。”

不太好,还有点想亲你。老帅想。


太仓没什么好玩的,牵着条狗就更没什么好玩的了。在商业街上兜兜转转半天,他们还是钻进一家快餐店,把灵犀栓在门外看得到的地方,点了两杯可乐打游戏消磨时间。

他们双排了几把,又各自去打人机刷每日任务。两杯大杯可乐见底,老帅问他:“晚饭想吃什么?”

阿泰眼神放空了两秒,打开大众点评翻了好一阵,指着一家店说:“去这家吧,荣耀王者可以免单诶。”

“图样。”老帅笑他,“这店几公里以外呢。”

阿泰对着他翻了个白眼:“那你问我干吗。”

老帅最后带他去了基地附近的一家面馆。阿泰叫了份大碗的汤面,吃饱肚子还不忘埋汰老帅,说这面比你中午烧的好吃多啦,又单叫了一份焖肉浇头,扯下一块丢给灵犀。

食物收买总是很有效,至少吃从餐馆出来灵犀已经乐意被阿泰牵着走。阿泰走几步回头看他,眼神里满是“我驯化了一条狗耶你要不要考虑夸夸我”的得瑟。老帅决定不理睬他的诉求。

回到基地阿泰说想看电影,正巧休息室里配了台曲面电视,老帅把遥控器递给他。他在一堆电影里挑挑选选,点开一个两小时时长的片子。

“好像是一个系列,我们可以熬夜看啊。”阿泰把遥控器放到一边,舒舒服服窝进沙发里。

“什么电影?”

“丧尸片,看海报像。——把灯关了吧我懒得起来了。”

事实证明两个大老爷们一起看丧尸片,完全达不到片导想要的观看效果。阿泰边吐槽“哇这僵尸走得也太慢了吧”边试图拆开一包薯片。老帅余光瞥见,伸手把薯片袋子拿走:“泰神,再吃小肚子减不下来啦。”

“你就让我吃一片——不然我很快要睡着的。”阿泰试图抢回来,奈何老帅体型优势挡得严实,只能放弃挣扎,“哇你这个人,不ok哦。”

第一部放完的时候肩膀上压上一个重量。老帅侧头,没有零食buff加成的泰神居然在零点前睡着了。他伸手去够沙发另一头的毛毯,靠在肩膀上的那个人却像是把他当作了大型热水袋,极度不满意他移动似的哼哼两声。

他把毛毯展开盖在他们身上,今晚就这么睡吧。

他又转头看了一眼阿泰。平时的阿泰锋芒毕露得像个小太阳,卸下坚硬外壳的阿泰就是个无害的猫科动物,怠惰又甜软,光是这两者间的对比就很撩人。

电视发出的冷光堪堪能让老帅看见阿泰的脸。他犹豫了一下,决定把下午出门前想做的事情付诸实践。

离他还有几厘米的时候阿泰突然睁开眼,小声而得意地说:“嘿,还想偷袭我?”

老帅不多和他废话,堵住了那张还想再嘲讽些什么的嘴。

“睡了。”短暂的呼吸交换后他们分开,“晚安。”

隐隐约约有些响动,应该是灵犀在咬狗笼子。老帅关掉了电视,房间里就只有了从外面照进来的光。阿泰这回是真睡着了,枕在他肩膀上,不知在嘟囔些什么梦话。老帅把滑下去的毯子往上拉了下,忽然有了那么一点错觉,像是他们已经一起住了很多年,而且会一直这样下去。


end

写写看交往模式下的两个人。

快饿死了,自割腿肉吃点糖。

评论(19)
热度(98)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