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KPL][帅泰]风暴眼

*交往前提

*勿扰真人蟹蟹

——

训练结束后老帅留在座位上调出训练赛视频决定再复盘一次,刚泡好的速溶咖啡冒着热气,他伸手拉开窗,戴上耳机。

忽然一阵强烈气流吹过,桌上零散的笔记纸被吹散几张,身后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上发出脆响。陶土花瓶碎了,水蔓延在地板上,绿萝叶子蔫在一片狼藉里。

捻起那片叶子,他才想起来这两天有台风边缘影响。风依然呼呼地从窗口往里灌,他关上窗子,把绿萝先安置在矿泉水瓶里,拿扫帚扫掉了地上的碎片。

这绿萝是阿泰送给他的。XQ搬进新基地的时候买了不少绿植净化空气,半年过去芸芸众生死得七七八八唯独一盆绿萝越长越旺,枝条垂到地上。

等到AG也搬家之后阿泰就折了根枝条给老帅水培——本来想整盆送但FK说什么都不同意。那天阿泰兴致勃勃拉老帅去花鸟市场相中一个矮圆的花瓶,看着老帅把绿萝挪进花瓶里小声而迅速地说这是定情信物啊收下了就是我阿泰的人了。人群熙攘里他做不了什么,忍着笑伸手捋了把他蓬乱的头发,顺道捏了下耳垂。

把碎片倒进垃圾桶,老帅望着窗外墨黑的天色和被吹动得摇摇欲坠的香樟树枝,窗玻璃倒影里是桌上水瓶中蔫蔫的绿叶。

他戴上耳机,继续之前的工作。原子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忽然卡在某一个点深深戳进纸张里。心头模糊的不安感从那阵风刮过后愈发明显,叶子的绿色经日光灯散射在余光里竟亮得有些刺目。

这样是没法好好复盘的。他摁下暂停,刷下微博稀释情绪。 加载图标转过一个圈,他明白了不安感来源于何处。

时间显示是一小时前,评论转发都已过千。

再点开私信十条里有九条在问阿泰情况,可就这件事而言他也不知道太多。交往归交往,半年来他们鲜少交流各自俱乐部的情况,职业操守划下的楚河汉界他们未曾迈过一步。

是故在这种状况下他会觉得无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关系有我在”,这些话粉丝很容易就能说出口,但在他这样一个位置上却难有这个立场。

他所能做的只有以好友身份发条微博劝粉丝们冷静,然而这场风暴势必已经刮起来了,他被阻隔在外面,风平浪静反而让人心焦。

阿泰没给他来消息,风暴中心与风暴外围一样寂静。他明白阿泰的意思。培训时老师特别提到,面对别的俱乐部的冲突,要佯装不知,任何有倾向性的站队词句都不能出现在微博里。

他们对爱人与同行的界限处理得理智,帮助彼此规避麻烦,却难免会异想天开能帮对方分担些什么。

他长叹气,强忍焦躁完成复盘。笔记本翻过一页,疲倦感泛上来,他终于决定去睡觉。

这一觉不出意料睡得不怎么安稳。他梦见熙熙攘攘的街头,人海茫茫里他一眼看见了阿泰,想伸手去拉他,却被人群冲散。从视野里消失前一秒他们四目相对,阿泰双唇蠕动,说要么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们既不能同富贵也不能共患难,这样下去只会让彼此难过。

声音透过人墙传到他这一边,阿泰眼里的低落他看得清楚。

他笑着说你在开什么玩笑,和你在一起我不难过,就此分手我才会难过。但下一秒阿泰连同拥挤街头一起化成灰色的影子,梦醒了,他没来得及说完那句话。

床头的手机振动将他闹醒,他抓过手机,是小渝。

这么早打来有什么事?他莫名其妙地接通电话:“喂?怎么啦?”

然而对面除了断续的电流声和远远的说话声外没有别的声音。有人用力吸了下鼻子,然后通话戛然而止,留下一串忙音。

估计是打错了。老帅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想再睡一会儿。

谁知没过十分钟小渝又来了电话:“接得这么快我就知道你睡不着,担心你家胖子呢吧?”

“额,是啊。”他一头雾水,但这和他打电话来有什么关联?

“在我这儿呢,刚睡下去,呼吸平稳情绪稳定。老帅比,这点破事谁都要碰到,泰神肯定捱得过去的,你担心什么?”

“你也知道我是关心则乱。”老帅笑了下,“不然你干啥子打电话过来?”

“你懂爸爸苦心就好,下次请吃饭哈,吃好的吃贵的吃不要命的。”

“好好,拜。”

的确是关心则乱。别人面对风暴避之不及,他却只想穿过层云,牢牢把风暴眼里的人抱在怀里。

//

拍宣传照那天老帅发了条微信问阿泰去不去。这人前两天把自己折腾生病了,发语音哀嚎口服液真苦阿木老师不给他喝可乐简直过分。他没忍住训了句谁让你那天大半夜不睡觉在街上晃荡,要不是小渝收容你你是不是就要暴毙街头了。那边停顿了很久,心虚而小声地说诶你知道是我打来的啊。

什么跟什么。老帅没多在意,看他不再发消息来才安心放下手机去睡觉。

拍完定妆照他去了次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在走廊里被人拦住了。阿泰穿了件黑色的厚外套,大半张脸藏在口罩后面,余一双眼睛盯着他看,不及他说什么就抱了上来。

分开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才发现他们的确有段时间没见了。阿泰撞上来的力道有点大,他贴着墙壁,安抚地拍拍他的背。

阿泰抬头看他,眼睛里都是激越的情绪。他大概有很多话要说,转转眼珠却成了带着鼻音的一句:“帅爷,亲一下。”

老帅失笑道:“有监控呢。”

“唉哪有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监控看!帅爷你怂就别赖监控了——”

生病后的嗓音再透过一层口罩显得莫名有几分委屈,又或者是他被激到了——像他们每次solo时那样。总之他伸手拽下了阿泰的口罩,如他所愿地亲了上去。

“......你还真亲啊。”分开后阿泰舔了下嘴唇,心虚地看看周围眨眨眼。

“不是你要求的?”老帅帮他把口罩戴回去,顺手理了下他的衣领,“晚上拍完等我,有话说。”

//

AG人多且皮,拍个宣传照NG了n次,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阿泰已经无聊到开始踢石子了,看见老帅朝他招手,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摄影棚靠近江边,他们并肩走着,一时都没有话讲。老帅其实没想好要说什么,只是觉得他们也许都有想说的话,既然这样那就最好找个时机说出来。

阿泰从外套口袋里掏出烟盒,点上一根夹在指间,搭在江畔的栏杆上,看着江对岸的灯火通明。

老帅站到他旁边,没有阻止他生病还抽烟的作死行为。他知道,这人讲重要的话的时候习惯抽烟。

“前段时间我过得不太好。”阿泰吐出一片白色烟雾,“和俱乐部起了点冲突。没有告诉你,但我想你也知道了。”

“很难受。点开对话框打上一大段字又删掉,重复了好几次。Rxy不让我发消息给你,还强行收了我手机。老师教的我还记得,我当然知道不能把你卷进来啦。”

“但还是想联系你,只听到声音也行吧,就拿了Rxy手机给你打了个电话——妈的这事儿太丢人我本来不打算让你知道的——”

“等等,那个电话是你打来的?”老帅惊讶。

“——搞半天你不知道啊?哇,自己把自己卖了。”阿泰瞪大眼看了他几秒,又兀自讲了下去,“结果你刚接起来我就后悔了,说什么呢,‘我很好没事别担心’?可瞎扯淡吧。”

“我们俩也挺搞笑的。”老帅笑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对着屏幕干着急。”

“可不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但即使这样也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白色烟雾消散在初秋夜晚微冷的空气里,模糊了对岸的光。老帅侧头去看他,正巧他也转过头来。灯光落在他眼睛里,像是不灭的火焰,此刻是为他而跳动着的。

他忽然觉得自己先前的诸多烦恼以及那个梦都显得有些可笑。从他们决定在一起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不可避免地被拉进同一个风暴里,背靠背站立,彼此的存在足以成为支撑着渡过风暴的理由之一。

云涌风起,未来的日子还长。他们都会变得更好,然后长久地在一起。

end

自割腿肉,今天也很饿。

时间线有点问题,放弃了。

评论(15)
热度(91)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