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壳花]最大公约数


并不是给予什么 也不是硬要依赖着彼此

总之我们去寻找吧 2人的最大公约数

 

 

「NutNut,我姐姐最近好像在和哪个电竞选手交往,然后家里人都很反对呢,身为妹妹觉得好苦恼啊...!」

 

“诶——忽然成为树洞了吗?”

 

韩王浩乘着匹配对局的时间摸鱼玩I wanna,听见抖内的声音手一抖,小人倒在了通关前的最后一堆刺上。他撇了下嘴,扫过抖内附的话,想了想,用很认真的语气说:

 

“Hmm,你家人反对也是为你姐姐好吧。电竞选手能用来约会的时间很少很少,而且压力也大,能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就很不错啦,没精力来照顾另一半的小脾气。”

 

“但是啊,如果你姐姐特别喜欢他,很想和他在一起,那就默默祝他们幸福吧~”

 

“话说回来,要说世界上最不适合当对象的生物,我觉得除了石头人就是电竞选手啦!”

 

找到对局的提示音响起,韩王浩切回LOL接受对局,关掉悬浮聊天屏之前最后看了眼上面观众的发言。

 

「哇噢旺乎好认真地在回答」

 

「总觉得深有体会呢LOL」

 

「旺乎我不在意这些的要不要考虑下我呢kkkk」

 

「住嘴啦我们王浩还是弟弟 没到憧憬爱情的年龄呢」

 

“钟仁哥,你这样好像紧紧看住女儿的爸爸哦!”韩王浩转头嘲笑暗搓搓ob他直播间的某位哥。

 

“就你这小崽子眼尖。”被发现的金钟仁悻悻放下手机,“打好这盘去吃晚饭。”

 

“啊?我今天晚饭不在俱乐部吃。”

 

“你要去干什么?”

 

“喂喂,我不是你女儿哦?你没有权利知道我的去向的哦?——哥别过来,我在直播,再走近一步我就叫范贤哥了——我已经二十岁了不是十二岁啦,不用担心我的!”

 

金钟仁被他一顿连招轰得没什么话好说,走出了直播房。韩王浩松了一口气,戴上耳机,操纵着李青进入野区。

 

大概是心里着急的原因,这场排位他节奏带得很快,三十多分钟就爆掉了敌方的大水晶。

 

“那今天就播到这儿,大家再见!”说着他下了直播,整理了下放在脚边的双肩包就急匆匆地往外走,经过洗手间时不忘对着镜子理了下头发。

 

“我出门啦,拜拜。”话音未落,门就已经关上了,留下一屋的人面面相觑,一副想说什么又欲说还休的样子。

 

“......难得看见王浩哥一点儿都不拖沓的时候啊?”最终,郭普成缓缓道出真相。

 

「范贤,你说这小子不会是真的谈恋爱了吧?」金钟仁忧心忡忡地私敲辅助。

 

「没有吧?这么忙哪来的时间」

「再说旺乎要是真谈恋爱了我们也管不了呀」

 

有道理,他又不是我女儿,没必要和讨人嫌的老爹一样管着。金钟仁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顿时释然了。

 

 

 

//

 

 

 

 

“去机场,谢谢。”

 

在俱乐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韩王浩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时间还很充裕,便悠闲地拿出耳机听音乐,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啊,怎么感觉好久没见过相赫哥了呢。

 

说好久没见肯定是夸张了,上周他们和SKT同一天比赛,在休息室外见到了他;在LCK开赛前的拍摄现场他们也短暂地说了一会儿话……但真要数单独见面的次数实在少得可怜,更不说正式的“约会”。他们每周每周的时间被比赛和训练塞得满满的,即使有空闲时间也用来补觉和参与赞助商活动了。

 

身为同行,韩王浩很能接受这种明明不是异地异国却几个月不约会一次的恋爱,但孤独感总在某些时刻——在喝酒回来的深夜、在被替换下场的瞬间、在单排无力回天的时候——忽然地攥住他的心脏,让他意识到其实他是很想要见李相赫一面,哪怕只是面对面坐着沉默、或者忍着吐槽的心听他讲那些无聊的冷笑话。

 

一次去参加赞助商活动的路上,面包车在十字路口停下,隔着车窗他看见一对穿着校服的学生牵着手在过马路,男生兴致勃勃地在讲什么,而女生就静静地带着笑听着。

 

他撑着下巴想,真好啊,是同学的话,每天都能遇见,有彼此都认识的同学和老师,还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大约是羡慕吧,他举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发给了李相赫:

 

「以后打算去学校读书吗?」

 

回复是晚上才收到的:「对不起,下午训练赛手机关机了,现在才看到。」

 

「以后的事,就等以后再说吧。」

 

……是啊,我们连把握现在也不一定做得到呢,以后会怎样又怎么能预言。

 

对话框里的光标一跳一跳地闪烁,他锁上屏幕,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启下一局单排。

 

那条消息他最终没有回复。

 

 

 

 

//

 

 

 

 

到机场的时候天已全黑了。他在到达层找了个不易被注意到的角落,发消息告诉李相赫他的位置。

 

「好的,正在取行李,大概还要十分钟。」

 

韩王浩眨了下眼睛,边自我麻痹“我一点都不紧张不激动“边快步走进附近的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会儿发型,又走回原来站着的地方。

 

我刚才在干什么,感觉好傻噢……

 

对了等下第一句话要说什么?“相赫哥,好久不见啊”?太普通了吧?而且我们明明上周才见过呢。

 

旺乎啊,不要紧张,这些都是小场面,非常easy,非——常easy的!

 

他乱糟糟地想东想西,以至于李相赫走到他跟前了他都没注意,还在碎碎念着打炉石。

 

“嘿。”李相赫无奈地敲了下他的额头。

 

“啊,相赫哥,晚饭吃过了吗?”结果没有说设想里的任何一句话。

 

“吃了一点飞机上发的面包。王浩还没吃饭吧?”

 

“是的,五点多就出门了,没来得及吃。”他把手机揣回兜里,抬头打量了下李相赫。因为这次去日本行程很短,他只背了一个外设包,另外的行李就是手上拎着的大约是伴手礼的东西。

 

“想去吃什么?上次说的那家部队锅要去吃吗?”是他之前转发给李相赫看的一家价格不菲但据说很好吃的店。

 

“忽然不是很想吃……想吃有汤水的热乎乎的东西。”来之前他的确是想去那家店的,但近来一直用汉堡和炸鸡果腹让胃袋有些疲倦,他又有些偃旗息鼓了。

 

“年糕汤吗?”李相赫拿他的黑历史打趣。

 

“不要再说那件事了,很难为情的!”他伸手去捂李相赫的嘴,半路上被拦住了。


李相赫握着他的手,指腹慢慢抚过他掌心的纹路和长期握鼠标产生的老茧。他看着李相赫弯着嘴角垂下眼皮仔细研究他右手的样子出神,一个念头忽然在他心头产生:“我想好要去哪儿吃了,但有点远,你……”

 

“这些都是吃的,不重的。”李相赫注意到他打量他手上提的纸袋的目光,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OK,那我们出发吧!”

 

 

 

 

 

 

//

 

 

 

 

“应该是还开着的……嗯果然还在这儿,到啦。”

 

这是家很不起眼的餐馆,只有门口灯笼上写着的“食肆”说明了它的身份。王浩是怎么想到要来这家店的?他带着好奇跟在韩王浩后面走了进去。店里只有三四张桌子,柜台连着厨房,标准的家庭式餐厅。

 

“王浩?很久没见到你了呢。”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从后厨撩开布帘子走出来,看见他们有些吃惊,“你是王浩的朋友?你好你好,想吃什么?”

 

“一碗牛肉汤面,麻烦啦。”

 

“我和他一样就好,麻烦了。”

 

这家店的老板娘看来是韩王浩的熟人。李相赫推想着。但既然韩王浩好像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他也就没有多问。

 

 

 

 

//

 

 

 

 

“面好了,小心烫噢。”老奶奶把面碗放到桌上,在他们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说来真罕见呢,这是你第一次单独带一个朋友来吃饭吧?之前都是带一群皮小子来我这儿,弄得我提心吊胆的。”

 

“诶?之前好像也有过吧?”韩王浩正在喝面汤,闻言差点呛到,咳了几声打哈哈糊弄了过去。

 

还好老奶奶也没多在意,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他偷偷抬眼瞥了下李相赫,对方神色如常地刷着手机,刚才的对话好像没怎么听见似的。

 

还好还好。他松了口气,满满喝了一口面汤,暖融融的感觉很好地治愈了疲惫的胃。

 

 

“王浩啊,原来我是和石头人差不多的存在吗?”

 

李相赫平静的声音在他放下面碗的那一刻响起。

 

“哈?石头人?”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等,你怎么可能看到我的直播?那时候你应该还在飞机上啊?”

 

“Fansite。”李相赫把手机屏幕给他看,上面端然写着「旺乎自嘲说职业选手和石头人一样不适合当男朋友lol,详情点视频哦~回答得超级认真呢!」。

 

“哥——这太过分了啊!”他气恼地看着李相赫一脸屏不住的笑,伸长手臂要去抢他的手机,“取关,快点取关这个fb号啦,被你OB的感觉很羞耻啊喂!”

 

李相赫把手伸到他够不到的地方,趁着他半个身子探过来的时候用另一只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你可以关注我的fansite以牙还牙啊。”

 

“早就关注了!”

 

“那就没办法咯。”

 

买完单出门之后韩王浩仍然在耿耿于怀:“说来你什么时候注册的fb号,我都不知道诶!”

 

“初中就注册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过也没怎么用。之前听队友说原来fb上有我的fansite,就登上去看了下。”

 

“然后顺手关注了我的fansite?”

 

“是这样的。”

 

这位哥,说不定比石头人还过分呢。韩王浩踢开一块小石子。

 

 

 

 

//

 

 

 

 

Fansite的话题之后他们一时都没有说话,并肩默默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他刚想问下李相赫今天去日本活动的情况,却被对方抢了先手:

 

“王浩,今天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家店?”

 

为什么要带相赫哥来这里的理由……怎么能让他知道呢?

 

他竭力想显得不慌乱:“诶?没有什么为什么的啦就是想吃这里的东西而已——”但颤抖的尾音出卖了他。

 

“这类小吃店KZ和SKT基地附近都有吧?为什么要跑到离两边都不近的地方来?”李相赫不顾他拙劣的借口,继续在他身后发问。

 

诚如所有熟识李相赫的人所说,这位哥是个固执的人,想要知道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就会执着到底。

 

迷弟时期的韩王浩非常敬佩他这一点,不过现在这位哥的固执让他很头疼。

 

找借口是没有用的,保持沉默只会继续被大魔王往死胡同里逼。韩王浩最终是放弃挣扎了,停下来转头看着李相赫,庆幸于夜幕掩住了他微红的面颊:

 

“也没什么——就是,这是我小时候就一直来吃的店,突然很想让你看下。”

 

想让你更了解我一点,想让我更了解你一点,也许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会更长一些。

 

这样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地积累,会不会就是一辈子?

 

——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啊王浩......

 

韩王浩摇了下头,边心虚地掩饰着“就是这样啦”边大步往前走着,可没走两步手腕就被握住了,一百八十度转弯,被拉到了李相赫身前。路灯光晕下,他看得见对方促狭的眼神和上扬的嘴角。

 

温热的呼吸落在脸上,他闭上了眼睛。

 

“小说里,一般到这种时候就是要接吻了是吗?”李相赫忽然说,不知道是在询问他的意见还是在自言自语。

 

想不到这位哥还在思考这些,他屏不住笑了起来:“哥是恋爱白痴吗?请自己去感受下气氛——”

 

他剩下的嘲弄没能说得出口,因为那位“恋爱白痴”俯下身吻了上来,将他嘴角的笑换作了唇齿间的轻喘,并还气恼于他的嘲讽似的,在分开前咬了下他的下嘴唇。

 

“哥,你不会还特地去看了恋爱小说吧?”为了和我交往的事?

 

他拉着李相赫羽绒服的衣领,控制不住地想笑——眼前这位哥被拆穿的尴尬表情顶过他讲过的所有冷笑话。

 

“……保密。”说着李相赫拨开他的手,撇下他往前走去。

 

“喂喂,等等我啦!”

 

临近新年,两旁的店铺都早早地关门了,街道上便只剩下两行脚步声。在这样的静谧里,韩王浩莫名地安下心来,交往以来的焦虑不安似乎都只是一场颠簸的梦。

 

于是他小跑着跟上去,带着十二分的笃定,握住了李相赫的手。

 

你的两步是我的三步 你的四步是我的六步

从现在起 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

 

 

 

-fin-

 

首尾的歌词都是出自Radwimps的《最大公约数》> <最后一句稍微改了下    

评论(15)
热度(154)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