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薄冰

Karsa/Zz1tai

 

*勿扰真人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1

 

感性如洪浩轩,也不愿去回忆刘志豪宣布退役的那一天。

 

那天俱乐部六周年活动,刘志豪没有和他们一道进场。他本来以为只是节目安排原因,直到看见刘志豪穿着队服站到台上,宣布自己将要在此退役的消息。

 

他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所剩的最后一点精力都用来忍住不要流眼泪。镁光灯在他们头顶亮着,摄像机随时可能拍到作为刘志豪最后一任队友的他们,如果现在哭出来,未免太过明显——又或者只是他自己心有戚戚,不愿被刘志豪发觉。

 

但那毕竟是刘志豪,只是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浩轩,以后不要这么爱哭了,厉害的男人不轻易流泪的啊。”

 

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眼泪流下来前一秒,他用手掌覆住眼睛,无声地哭了起来。

 

李元浩拍着他的背安慰他:“好啦,以后还在北京总还能见到的,志豪没和你说过他要退役的事吗?刚才看你整个人都懵B了——诶呦行行行我不提这茬了,给你纸,快擦擦,等会红着眼睛上去打娱乐赛算啥事啊,是不是?”

 

其实不是毫无预兆的。他想。长时间不回基地,也没有和他们一起去上海拍定妆,还有很多细节,他都有注意到,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他自己装聋作哑,还要怪刘志豪,的确是没什么道理。

 

但为什么,他一次都没有和自己提起过退役的事情?

 

 


 

2

 

第二年的春季赛他们打得不算好。艰难赢下一场BO3之后,他们坐上大巴回基地,一路上疲惫得近乎死寂。

 

气氛太像输掉八强赛的归途路上了。耳机里放着新番op,洪浩轩看着窗外出神。可是明明是赢了的。

 

什么时候赢也成了这么难受的事情?

 

他又想起来LPL赢下的第一局比赛,2018春季常规赛,打BLG,BO3的第一局。其实不过是四连败之后的一点回暖,没几个人会记得。

 

但他还是记得。他的记忆在一些节点会深刻得固执,具体到偏执。他记得上单是科加斯打野是狮子狗,还记得赢了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刘志豪击掌。

 

刘志豪。

 

如果刘志豪还在,情况会不会好一些?

 

他闭了闭眼,路灯的光在视网膜上烙下紫色的影子。

 

于队伍他不清楚,至少于自己,他的心情不至于这样灰暗而无处言说。

 


 

 

3

 

刘志豪走的那天靠在门框上对他说,浩轩,我走了啊,以后常联系。

 

然后就再没联系了。大年三十晚上守岁时他反反复复点开和刘志豪的微信对话,企盼着一句哪怕是群发的新年快乐,最终是希望落空。

 

他能理解刘志豪离开时那句话的客套意味,却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做得如此决绝。他们之间不该是这种一旦分开,就会再无往来的关系。

 

他和刘志豪曾熟稔过。

 

刘志豪是他来LPL第一个熟人,也自然而然成为第一个朋友。他缠着人双排,连洗澡都要再三勒令对方不准先开一局;拍定妆自动站到他旁边,也不只因为身高;三月他们在上海基地的天台上团建,他眼睛被布带蒙着,原地转了三圈,转身精准扑向在旁边吃瓜看戏的刘志豪。

 

那时候教练看见他总跟着刘志豪,调侃说浩轩这是不是那个,就雏鸟效应啊,老跟着第一眼看见的人。刘志豪悠悠回了句兄弟,这么大个的还能叫雏鸟吗,洪浩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却想还是要看人吧。

 

他不是粘人的性格,甚至在中二时期乖僻得近乎独来独往。

 

自己会跟着他,只是因为他是刘志豪,和早认识晚认识没有太大关系。

 

窗外有人放了正月初一的第一串鞭炮。在噼里啪啦的爆裂声、电动车的警报声与孩童的啼哭声里,他忽然很想刘志豪。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会伸手拉住他,让他留下吗?

 

 

 


4

 

回北京前洪浩轩先去了趟上海,和老队友碰面吃饭,约在苏宁基地附近一个饭馆见面。他到的早些,坐在窗边的卡座等他们。胡硕杰发消息说他们有个外拍,大概还要半小时才好。

 

做完手游每日,他抬头看见胡硕杰和黄烨棠从街口走过来,身上还穿着SN的外套,大概是拍摄一结束就过来了。

 

平时光在线上插科打诨不觉得,等到真的看见他们穿着别队的队服才真正明白过来那个FW已经是过去式了。去年拿到MSI冠军的时候,他们在讨论组里刷了大概十来个他哭哭的gif,中间夹了游立宏意味不明的一句“看咖哥在别队哭哭还是不大习惯吼”。当时没细想,现在看到他俩才明白游立宏那句话里的意思。

 

转会这件事,放到一般职场上其实就是调动工作而已,但毕竟一起打比赛的情谊和同事还是不大一样。他们三个是一起打比赛最久的,现在在他乡以不同队伍前缀相见,难免有些物是人非的唏嘘。

 

好在虽然分别了一段时间,他们彼此还是很熟悉,寒暄了几句近况又立马回到闪电狼时期互嘴的氛围中去。他正笑胡硕杰和队里AD直播双排被贴上各种奇怪属性标签,谁知挑起的话题很快就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

 

“说到直播——我之前有看你斗鱼,进步不小啊,干话讲的比在电狼直播的总和都多诶。”

 

“和队友互动也比以前多好多,我们都很眼红哦。”黄烨棠也跟着笑话他,“甚至还唱歌诶,明明以前别人抖内你你都不肯的。”

 

“唱歌?”他提出质疑,“这个假的吧,我肯定没唱过——小小声哼歌麦根本录不进去的吧?”

 

“肯定有,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你粉丝都剪辑出来了。”胡硕杰见他不信,拿出手机就要找证据。

 

面对前队友对于他直播有没有唱歌这件事的执着,洪浩轩有些无力:“不是……你什么时候开的微博……还有你为什么要视奸我粉丝发什么……视奸了为什么还要存下来让我知道……别给我看,破廉耻!”

 

但好奇心还是盖过了羞耻感。他接过胡硕杰的手机,接上耳麦。

 

是刘志豪的直播,日期大约是他宣布退役的前一周。那天队里从西安回来,一起去了酒吧,他喝酒喝得有些过量,声音亢奋得不同寻常。

 

“哦那天我喝多酒了……”他小声解释,“所以不大记得。”

 

听声音好像是他硬要史森明走开让他和刘志豪说话,坐下来了又不好好说话,只是重复“回来吧”“不要”之类简单的字节。刘志豪从他说话开始好像就有点烦躁,自己又一直复读机,他就有些不耐烦了:“那你来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我就被拉着坐下了然后——”他撒谎了,明明是他自己先要和他说话的。

 

“然后互动起来了?”

 

“那说你爱我。”

 

那天他真的是喝醉了,没听出刘志豪一贯调侃语气里的认真,还像个哈皮一样对着对面唱不成调的歌。

 

然后他听见了刘志豪的一声轻笑,“那你走吧。”

 

就是这样结束的吧。他模模糊糊地想。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情感,而是在一声叹息中,结束了。*

 

尽管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刘志豪会说这样的话,又为什么显得黯然而躁郁,不愿听他多说一句。

 

说不定下一句自己就借酒壮胆,把那句话说出来了呢?

 

 


 

5

 

回北京之后,他找了李元浩去酒吧喝酒。

 

“大概就是这样。”他把事情和李元浩说了一遍,“我感觉你和志豪关系蛮好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把你知道的情况和我说一下吗?”

 

“情况其实你也基本知道了。刘志豪这B看上你了,但他怂,就这样。”

 

“额……?”他困惑地眨了下眼睛。

 

“他决定退役是十二月初的事情。”李元浩继续说了下去,“你喝醉酒那天,他和俱乐部正式签了离职证明。”

 

“中间过程我不大清楚,他也没和我太多提起关于你的事。但我感觉,那次直播是他在迫使自己和你做个了断。”

 

“但我什么都没说啊。”洪浩轩闷闷道。

 

“所以我说他怂。”李元浩笑了笑,转着手中的酒杯,“看起来洒脱,其实是不安。”

 

 

 

“......有些故事没有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天刘志豪站在聚光灯下随意平淡地说了这句话。当时他没有想到,这个故事除了电竞还包含了自己在内。

 

也没有看见他紧攥着自己的手肘,每一次目光都避开了自己的方向。

 

他也没有听见冰层破碎的声音。

 

 

 

可是,真的就该这么“算了”吗。

 

短暂的了然过后,洪浩轩最先感受到的是愤怒。

 

他捏着玻璃杯,骨节用了力,凝视着里面琥珀色的液体。

 

没有任何回应就这样放弃掉,算是洒脱吗。

 

一句话不多跟我讲,一个眼神也不多给暗示,就这样离开了再不联系了。

 

算什么啊,刘志豪。

 

——即使铁了心要做败犬,也请征询一下男主意见好吗?

 

“你是要把杯子捏碎吗。”李元浩敲敲桌面提醒他,“喝完这杯别喝了,我们回吧,你脸都红了。”

 

“我再喝一杯,你先回吧。”洪浩轩抬手问酒保再要了杯酒,“我要……找个人。”

 

“……行吧。”李元浩知道这人一旦倔起来是拗不过的,只得耸耸肩膀起身离开,末了又补了一句,“志豪应该庆幸,他喜欢的是你。”

 

也许吧。他想。但他自己却快因为喜欢刘志豪这件事,被对方气死了。

 

 


 

6

 

喝完那杯酒,他拨了刘志豪的手机。

 

短暂的忙音后电话接通了:“喂?”

 

“喝多了,在XX酒吧,过来接我下。”

 

换在平日,他是一定不敢这么和刘志豪说话的。但现在,借着七分愤怒三分酒劲,他大胆抛出了这个赌注。五秒钟后,他赌赢了。

 

刘志豪说,好。

 

二十分钟过后刘志豪出现在酒吧门口,帮他付了酒钱,扶着他走出酒吧。外面很冷,刘志豪的手也是,洪浩轩开始有一点后悔自己过于任性的要求,但转念一想,不任性一下说不定这辈子都再见不到他了。

 

一想到这他的酒劲和脾气又一下子上来了,一把推开了扶着他的刘志豪。

 

刘志豪踉跄了一下站定,抱臂看着他:“浩轩,你什么意思。”

 

路灯光下,刘志豪脸上的不耐一览无余。

 

他明知道自己找他帮忙纯属胡闹,也明着不想再和他有多接触。

 

但他还是来了,这算什么?

 

酒精混沌地侵蚀着精神,他疲惫得再不想去考虑那些情感的弯绕。

 

“问我?明明喜欢我又一句话不说自己先放弃,明明说了常联系又兀自和我断了联系,明明不想见我又大冷天走几里路过来接我。刘志豪,你这算什么意思?”

 

洪浩轩说完这一长串话,深呼吸了一下,干冷的空气在肺泡与气管里转了个圈,呛得他近乎流泪。

 

“你就没有想过——你就没有想过,我也喜欢你的这种可能吗?”

 

沉默半晌后,刘志豪抬起头看着他笑了:“哪敢啊。”

 

夜深人静,刘志豪终于卸下了平日面对他时气定神闲的伪装,流露出躁郁不安的负面情绪来。

 

像是冬末河面上结着的薄薄冰层裂开了缝隙,才发现之下原来有汹涌的深色河水。

 

“你也是不敢的,不是吗。”

 

“……但至少我先找你说了。”洪浩轩扬起头反驳。

 

“好好好。”刘志豪摆摆手,向他走近一步。

 

“那么,浩轩刚才这些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可以继续喜欢你了?”

 

方才的躁郁不见了,刘志豪的语气恢复了日常的四平八稳,还带了一丝不太容易被察觉到的愉悦。

 

“随意。”洪浩轩还在气头上,抱着手臂躲开了他的目光,“但是鉴于我被你气到爆炸,我要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喜欢你了。”

 

“哦嚯。”刘志豪抬手看了下手表,“从这打车回基地大概二十分钟,能考虑完吧?”

 

他的语气太过笃定,又一次燃起了洪浩轩的不满。

 

不满总是要有报复的。他抓住刘志豪的肩膀,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吻了上去——他早想这么做了。

 

不是什么温柔的吻,夹杂着酒精气息,间或是泄愤使然的啃咬和吮吸,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喘息。

 

二月凌晨北京的不知名道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刘志豪,呼吸凝结出的白雾升腾在他们间的狭缝里。隔着结了雾的眼镜片他隐约看见刘志豪弯着眼角和嘴角笑,费了很大力气不让自己再一次亲上去,或者干什么更过分的事情。

 

他摘下眼镜,握住刘志豪的手,注视着他,小声而坚定地说:

 

“考虑好了。”

 

改天去买对戒指好了。他低头看着刘志豪的手指想。好把这人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套住。

 

 

 

FIN

 

 

 

 

Freetalk:

 

动笔时间是这周头几天,听说姿态要退役之后。


设定是刘彻底离开电竞行业,当然最后结果应该不会是这样。

 

写作期间联想到的一些东西:

 

他就像你在船上认识的人,彼此很熟,其实一点儿都不了解。他走得也像那种人,在码头道别:“老朋友,我们要常联络啊。”明知你不会他也不会主动联络。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漫长的告别》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mper

——《空心人》

 

以及一开始构想是停在*处,但觉得这样对咖哥太不公平了,始终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接受刘志豪的放弃和离开。他可以去再争取和挽回,只要他想。


以后也许会补个刘志豪的视角,这篇设定下刘志豪是怎么想的我还蛮想写的。


评论(8)
热度(58)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