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周江]循序渐进

“若一个场景开头出现了一把枪,那么到最后它一定会响。”




自动手枪冰凉的外壳按在手心,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地打量着这个只在八点档抗日剧和军事百科上看到过的戮器。枪的侧面安装了一个小型的扬声器,当他睡眼朦胧拿起它时,它便开口,用平直的嗓音说出了指令:

“用这把枪,杀掉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

浅灰色的窗帘没有拉严实,清晨六点钟的阳光漏了一点进来,他把枪放回床头,走到窗边拉严窗帘。

今天是迎新的日子。他想。而他却在早上收到了一把会说话的枪。

刚起床,头有点晕,想什么都想不明白。

披上队服外套,开门,不管怎样,先去食堂吃早饭,其他的事回来再想。

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人。也是,前两天刚结束了和烟雨的友谊赛从N市回来,大家都累得很,多睡会儿就多睡会儿吧。

正当他思考着今天是吃一两生煎还是一碗小馄饨时,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

说是突然,是因为轮回宿舍到食堂的那条走廊正好被旁边的一栋高楼挡住阳光,此时走廊里的灯没开着,那个人站在那儿穿着深色的队服低着头翻着什么东西,身影溶在整个走廊里看不清晰,周泽楷快撞到他了才发现跟前有个人,着实吓了一跳。

那人把手里的东西——有点反光,大概是手机——收进口袋里,抬头挺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啊挡路了。”

“没关系。”周泽楷看那人眼生,应该是新来的副队。第六赛季结束,轮回的副队长退役,俱乐部煞费苦心据说是挖了个人才回来——也不知道转会费是多少?他下意识想问出口,又觉得不合适。

“是周泽楷前辈吗?诶,前辈你好啊,我是江波涛。长江的江,波涛汹涌的波涛。”

“你好。”周泽楷想既然那帮不争气的队员都在睡懒觉,那么自己身为轮回队长就应该给新来的队员一个好印象。

他们边聊着——主要是江波涛在讲他从贺武转到轮回的经历——边向食堂走去。

到了食堂门前江波涛主动请缨去帮队长买早饭。
“一两生煎,一杯豆浆不放糖。”有人愿意当跑腿的,周泽楷也乐得当回大爷。

江波涛拿了托盘往“中式早餐”那个区走,周泽楷随便找了个离那儿近的座坐下,拿出手机刷微博。

手机网速不给力,刷不出新微博。他只能百无聊赖地看江波涛买生煎。

然后那个冰冷平直的嗓音就又响起了。

“没带枪。”他嘟囔。这是实话,枪在他床头柜上躺着。

“什么?!”江波涛的声音从五十米外传来,周泽楷大惊:我声音这么大?那岂不是要上微博热门头条?轮回队长嗓门大,嗷一嗓子……

他被自己给逗乐了,把肚子也给乐饿了。

还没买来?是生煎还没出炉吧?他挺体贴地想着。

却看到了一个不怎么体贴的画面。

江波涛拿着把枪指着他的头,挺抱歉地看着他。

扳机扣下。

蓝色的冰霜交错成网,子弹射出的声音在这个空间里被放大几百倍。江波涛站在棱镜的另一端沉默着看着他。

北冰洋般寒冷的潮水将他们淹没,水里影影晫晫,隔着水,隔着棱镜,他看见一间房间的床头,有一把手枪。

潮水使人窒息。




————


周泽楷把床头的手机摸过来,看了眼锁屏上的时间,七点二十。

前两天刚从N市回来困得很,居然比往常晚起了一个多小时。

俱乐部的wifi挂了,微信微博都登不上去。他无聊地看了会儿天花板上的一条裂缝。窗户没有关好,雨滴声淅淅沥沥地落在屋檐上。

他依稀记得自己昨晚睡觉前把衣服扔在了床头柜上,于是翻了个身眯着眼去拿,记忆却与他开了个玩笑。

被誉为全联盟最帅的男人并没有结婚,他本人对此再确定不过,但他却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个戒指。

这也可以理解。他想。也许是昨天方明华来串门的时候落下的。

出于一个单身doge对谈婚论嫁的好奇心,他把这个朴素的圆环套在无名指上欣赏了一会儿,又摘下来。借着窗外的微光,他看清了刻在戒指内部的一行字。

江波涛?他挠了挠头。大明他老婆名字不是这个吧?

但又有点眼熟,对了,是贺武去年新出道的人。

好像不止如此……等等,首先要想的问题是为什么我房间里会有刻着贺武新人名字的戒指吧! 

周泽楷有点混乱,这时有人火上浇油,敲响了他的房门。

那人敲得很有节奏,不像是周泽楷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大明不喜欢敲门,都是在外头喊的;杜明简直是上门打劫,敲得倍儿响;至于战队经理——那都是直接电话传讯,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不管是谁,周泽楷都不喜欢让别人为他耽误时间。“等一歇——”一个受身操作,枪王精准爬起套上队服,扫视房间里一片凌乱,正要去人模狗样地开门,却又倒霉地看到一样不该在给别人开门时出现的东西。

一把手枪。

……

每当枪王想骂脏话的时候,他都会假装打省略号看风景。

更扯的还在后头。

手枪居然说话了——它说:

“你特么赶紧用这把枪,杀掉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

……

这年头是机械控制人类了吗?还爆粗口?周泽楷震惊了,比他更震惊的是站在门外的人。

“……小周?” 

“谁?”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查明此人身份了。

“我?我波涛啊,十点要复盘你不是忘了吧。”

“小周你……刚才那句话是你说的吗?枪?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

冷静,要冷静。周泽楷把枪紧紧攥在手里。

对了,战队经理有和自己说过,从别的战队挖了一个人来做副队。

假设俱乐部挖来的人是江波涛,江波涛做了副队,但现在是夏休期,和烟雨的友谊赛——本就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复盘自己前两天就做成PPT跟大家总结过了,应该不会再有“十点复盘”一说。

突然一声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让他再也无法推论下去,像是天赋异禀一般他刹那间打开了枪保险,拉开房门,房门外等待着他的同样是枪口。

“对不起啊小周。”这么说着的江波涛,却是被他抢了先手。

扳机扣下。

他退开一步,房门被风顺手关上。但野火瞬间将整个空间吞没,他站在那里,手枪砸到地上。

门的那边站着江波涛,无奈地笑着。挂着戒指的项链被热风吹起,周泽楷在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

烈焰包裹着他,他却感受不到烧灼的痛。眼前一片荒芜,炙热的红让他想起了友谊赛上风城烟雨放出的火之鸟,元素法师的大招。

透过被火烧红了的铝合金门他看见江波涛走过轮回清晨空旷无人的走廊,手里握着手枪,微微发抖。

火焰将人吞没。




————

黄少天真烦。

周泽楷刷完微博把手机扔回床头,不禁像所有职业选手那样感慨了起来。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剑圣黄少天将刷屏技能点到爆表,估计是被俱乐部训话了转不了脑残粉的“歌颂剑圣大大”,就只能转“G市美食荟萃”、“心灵鸡汤N则”,一早起来眼前就被刷成了繁花血景,还能不能好了?

但周泽楷终究是个很有素质很礼貌的选手,没有多加吐槽,只是回复了一条轮回粉“轮回大法好,打扁黄话痨”的AT,穿上队服,准备把自己收拾收拾去迎接新人。

桌上有一把枪,周泽楷挺好奇地把它拿起来。

“天啊你们俩还能不能好了用这把枪,杀掉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行不?你们不嫌烦我烦啊!当个变量很不容易的你知道吗!”

周泽楷有点头疼,这把枪不仅能说话,话还特别多,他还听不太懂。

但对突然出现的这把枪,他并不感突兀。

就像他拿起那枚刻着“江波涛”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了一样。

残章断片在脑海内接成了一条线条分明的射线,远处的那个答案,不用再作推论,就已显而易见。

有人在很有节奏地敲着门,他拧开门把手,江波涛抱着胳膊肘子看着他,把一把上了保险的枪递到他手里,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一脸怨念。

周泽楷笑了,回房间把桌上的手枪拿过来递给他。江波涛惊愕了一下,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再抬头,已是一脸释然的笑容。

“我们一起。”他低声说着,像是在嘈杂街头的角落里,交换着一个秘密。

“嗯,一起。”周泽楷举起握着枪的手。

但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俩,互相对望着,微微笑着,用枪口对着彼此,坦诚的,不带任何杂念的。

扳机扣下。

像是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所有曾看见过的东西在身边迅速向下掉落。两把枪交错在一起,化作一团轻烟。

周泽楷似乎听见它们在说,总算结束了啊。

结束什么了?到最后他还不是很明白。但他知道,在这结束之后,他不会再是孤身一人。




————

今天是迎新的日子。

周泽楷急匆匆穿上队服打开房门出去,战队经理领着一个青年,从走廊那头走来。

“小周,这就是我前两天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小江,打个招呼吧?”深知自家王牌不善言辞的经理怂恿身旁的人先和他打个招呼。 

“前辈你好,我是江波涛。”

“你好。”周泽楷点点头。

“看来你们很合得来嘛——聊会儿,小周带他去见见队员,我先忙别的去了啊。”经理很是满意。周泽楷在心里不好意思地对经理道了个歉。自己话少很难在团战中让队员们理解自己的目的,经理为了弥补这一点也是煞费苦心了。

而江波涛,则是在经理走后抬头笑嘻嘻地看着他。周泽楷翻了翻数据库,挑了句顺口的说出来:

“先去训练室?”

“好啊,帐号卡我带在身上的。”江波涛晃了晃自己的帐号卡。

周泽楷说他的帐号卡在房间里,要走回去拿。

江波涛就很有分寸地在外头等他。周泽楷拿起放在桌角上一枪穿云的帐号卡,拉开虚掩的门,江波涛站在门口。

周泽楷觉得这个场景很眼熟,江波涛一定也是这么觉得的——他背过身去偷笑了两声。

“……走吧。”周泽楷抑制住想挠他痒痒的冲动,走在前头。

什么事都得按部就班的来,循序渐进,慢慢寻找答案。

即使那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但是,现在去揭开谜底还为时过早。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揭晓答案——

他回头去看江波涛,后者也正将视线锁定在他身上,四目相对,两颗心各自了然。

——他们都知道。










小周生快!提前祝贺啦~


不知道能不能被看懂……外环境时间的转换。


不负责任地说一句自由心证吧:)

 ……醒醒,负起你没交代清剧情的责任来。 灵感来自于英国小说《生命不息》。如果两个人达不成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那么场景(什么场景)会一直循环下去。外部的时间在转换(从第六赛季夏休期到第八赛季轮回夺冠),当然小周他没有察觉。 两把枪是结束循环的关键(what)。

评论(25)
热度(96)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