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喻黄]腊月三伏天

说sf也不是,还是原著向哩。


——

高温并不是突如其来的。G市的冬天本就暖和,所以当最高气温从二十四五度升到二十八度时,谁都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气象预报横来竖去,也只分析出G市遭遇了“X年一遇”的暖冬。
 
“妈的。”黄少天在蓝雨食堂里翻到这条新闻,骂了出来,“不用它说,我也知道这儿年年都是暖冬——文州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喻文州翻着报纸上的电竞专栏,嗯嗯啊啊地回应。 

这个赛季蓝雨打得不错,外界好评不断。这得益于蓝雨队长“万年不变”的手速与蓝雨王牌的气势不减当年,也得益于新人对团队的快速适应。 

十二月中旬,常规赛还有几轮,昨天刚结束了与虚空双鬼的对决,这两天各队员调养生息,郑轩还和新来的治疗一起溜号去了漫展,抱回一堆周边和一个巨乳手办。蓝雨正副队窝在宿舍里看东野圭吾的推理剧,两个没正经上过大学的人盘腿坐在床上对着笔记本电脑一个说凶手是他另一个说凶手是她,争论不休后由黄少天将问题发上微博求围观求揭秘,只换来了一堆火把与“秀分快”的祝福。
 
“说好的不烧真爱呢。”黄少天又收到几条类似的回复,嘟囔一句,把剩底的饭菜往嘴里一扒,满嘴流油,抬头看见喻文州没被报纸遮住的欲说还休的眼神,使劲憋笑,“行了真爱,咱回房私聊不影响队容。” 

喻文州把报纸折好,露出了之前藏在报纸后面,一看就有阴谋诡计存在心里的笑。
 
私聊到最后他们来了场竞技,索克用灭神的诅咒捅穿了夜雨的银装,夜雨边在对话框刷屏边试图用幻影无形剑反击未果,反被施了六星光牢动弹不得。又一串不知是惨叫还是呻吟的单字刷屏后,俩人双双掉线,喻文州帮黄少天捡起掉落的装备扔到床头柜上,又给他盖好棉被。 

“去去去去盖什么被子都快热死了。”黄少天抱怨一句揉揉老腰,一翻身就睡着了。 
 
 
第二天黄少天是被活生生热醒的:“我就说不要盖被子刚干完汗都没干……喻文州!”他起身,昨天被捅穿的地方今天还很疼需要安慰需要爱,始作俑者却不知去处。 

“干嘛?”喻文州叼着牙刷穿着汗衫短裤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黄少天张大嘴巴看他:“您是一夜春宵后不怕冷了?我记得还有十天圣诞节啊。” 

不是。喻文州摇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给他看今天的最高气温。黄少天的嘴巴张得更大了,喻文州帮他把嘴巴闭拢,又扔过来印着蓝雨LOGO的T恤。 
“三十五度。”黄少天被震得有些哑然,“暖冬也不是这么暖的啊。” 
 
 
早上蓝雨食堂电视音量大开,“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空洞”、“日光直射北回归线”一个一个跳进黄少天耳里又跳出去。半小时早间新闻结束,最后惯例的天气预报里,“12月X日”与“最高气温35摄氏度”形成鲜明对比,倒显得别有几分深意。
 
“夏天来了。”黄少天把盘子一推,“队长,有夏休期吗?” 

“没有,只有加练。”喻文州勾起一个角度完美的微笑。 
 
 
俱乐部经理很早给喻文州发来消息,说高温结束前不能放任何一个队员出去,另外周末的赛事延期。

高温沸沸扬扬波及了中国南方,从魔都到妖都。没死光的蚊虫满天飞。好在不是零三年。上午技术部的技术宅边调整冰雨属性边和站在一旁的喻文州感慨。

是的,我记得零三年的时候好多学校都停课了。喻文州礼貌地表示赞同。黄少天扒在门框上偷听,闷着笑——零三年你他妈才三岁!记个屁!


到中午,微博上已经出现了“美帝热传感弹袭击”的风言风语,从多哈会议扯到碳排放,再扯到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的不平等待遇。“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黄少天呵呵一笑,评论曰。 

“东北看雪,南方看蚊子苍蝇。”郑轩用电蚊拍拍死了第十一只企图袭击他后颈的蚊子,“队长,真的没有夏休期吗?” 

“去去去训练去没看见队长在思考战队大事么。小卢呢?来P一把消消暑?保准让你透心凉,心飞扬。”黄少天挥挥手赶走郑轩又去招呼卢涵文。卢涵文听见有人叫战,颠颠跑过来:“谁凉还说不定呢。” 

一大一小两剑客杀得训练室里鸡飞狗跳,卢涵文一个失手被打趴,誓要在实战中打赢黄少,结果被揪着耳朵拎回电脑前:“我告诉你啊,实战能赢老子的就队长一个知道吗!”
 
卢涵文连连点头:“队长这么厉害?” 

“啊?”喻文州回过神来,“没有啦,少天说笑了。” 

卢涵文又去看黄少天,却看见他一手揉着腰,一手撑着下巴,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 


集训结束,说好的加练放到了晚餐后。黄少天拿着手机溜到俱乐部天台上透气。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大叔们打着赤膊,小姑娘套着花裙子,环卫工人戴着口罩往街边的榕树上喷药。忽略远处传来的商场CHRISTMAS音乐,这真可以说是个平常的夏日。


黄少天把手臂耷拉在铁护栏上翻微博微信。王杰希发了条“B市雪景”,下头霸图白言飞跟帖,艾特了包括黄少天在内的十数名“受灾职业选手”。

不愧为炮塔,地图炮开得真大。本想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的剑圣被炸出水,气壮山河,蓄势待发,垃圾话像烤肉一样被串上剑尖,只待一键发送完成连击,术士却用冗长的吟唱打断攻击。手机被轻轻抽走,喻文州在身后老妈子似的絮叨他:“别老看手机,对眼睛不好。”

眼睛还真有点干。黄少天揉揉眼,决眦望向对面办公楼上的减肥广告。回头喻文州正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蓝雨白底蓝袖子的T恤套在身上松松垮垮,还有点泛黄——那件T恤喻文州从多年前的夏天穿到现在都没再买新的,黄少天清楚得很。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喻文州眉目俊朗,线条清晰而柔和,眼睛清澈,眼神真诚。一个已经快奔三了的人看起来却和多年前的少年一模一样,黄少天觉得古话说的真对,情人眼里出西施。

喻文州见他在愣神,不禁微笑:“少天是想起什么来了吗?”

黄少天坦然:“那也只能怪你一句话从训练营絮叨到现在。”


早在训练营之时,喻文州三K老魏之前,第一的黄少天就和吊车尾的喻文州混得不错,一个话多,一个皮厚——这是黄少天给加上去的定语——组队刷副本刷训练营的其他小伙伴们,好不热闹。

除了垃圾话,黄少天还从老魏那儿学来了熬夜游戏的本事,这还不完,每天还窝在被窝里玩手机游戏,每隔两三天眼睛就痛一次。

为蓝雨未来的王牌着想,方世镜就没收了黄少天的手机。倒也不庋藏,就放在办公桌的桌角上。敏锐如剑客的黄少察觉方位后,趁老方上厕所老魏午觉,溜进去把宝贝似的手机偷出来,怕方世镜发现就躲到天台上去玩没通关的i wanna。

结果刚过半面天台门开了,黄少天一吓,差点制造“手机坠楼身亡”的惨案,双手一收正想着怎么和老方糊弄,一只手却直接伸进他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方总不带您这样的啊您和老魏不要脸学坏了!”黄少天大呼小叫,笑出声的却是喻文州。黄少天直瞪他,他却浑然不知,反而装知心大姐姐给黄少天“温馨提示”:“少天啊,别老看手机,眼睛会坏的。”

黄少天快吐出来的唾沫又咽了回去。

后又过了几周,喻文州三胜老魏。昔日伙伴变对头,黄少天拉了几个哥们整天蹲神之领域,一见喻文州的术士上线,就群轰乱炸至其匍匐倒地为止,黄少天还要上去鞭尸泄愤。“电脑亮度太高,小心眼睛坏了啊。”哥们关怀他,他撇撇嘴角,不置可否。

事实证明喻文州不是吃素的,带了蓝溪阁公会一个团,打野图boss一样的团灭了黄少天一行。

后来第四赛季他俩一起出道,一个团队里夜雨声烦不可能击杀索克萨尔,也就稀里糊涂地揭过了这一页。第五赛季喻文州担任队长黄少天屈尊副队,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正副队的宿舍也就一个对门的距离,两个邻居混熟了,手里就有了对方房门的钥匙,于是就闹出了几次不大不小的尴尬——当然这尴尬是落花有意式的暗恋者所致。

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机会主义在现实里真是耽误人。黄少天一直觉得时机未成熟不好出手,孰知出手先后定上下攻受,喻文州抢他前头和他告了白。还是这个天台,就今年夏天,喻文州发短信进来,问他你看咱俩谈个恋爱如何?

蝉鸣树叶沙沙响,黄少天心里暗骂我除了好好好谈谈谈还能有什么答案,玩战术的果然都心脏。一条短信回过去喻文州当天就从市郊老家赶回俱乐部门口,穿着蓝雨T恤汗流浃背,黄少天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他,耳根发红,他走上去送他一个带着汗味和洗衣粉味的拥抱。

黄少天的耳根就红得更彻底了。


当初老子从了你,就是一时年轻冲动犯下的错。黄少天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抽打自己。

喻文州在一旁笑眼盈盈说你现在想退货也退不了,我这是不退不换一锤子买卖。

黄少天说靠靠靠你这人真是外白里脏,顺带擦了把子虚乌有的汗。

洗脑圣诞歌曲还在放,过节气氛一层浓过一层。黄少天被洗过的脑子忽然脑洞大开:“队长要是以后天都这么热了我们是不是得搬到北极去避暑打比赛?轮回就去南极,因为他们队服像企鹅哈哈哈哈哈……”

有可能。喻文州点点头。


最后他们还是一起过了个正常的圣诞节。“三伏天”只维系了一天就匆匆离去,第二天G市的漫天飞虫少了一半,S市更是下了场小雪。各南方职业选手扬眉吐气,孙翔拍了一组雪景,at白言飞实施打击报复。黄少天又套回了长袖外套,懵懵懂懂地觉得昨天的酷暑仿佛是一场荒唐的梦。和他一样感受的人在这个城市还有很多。路上的人有的还穿着短袖,打了一串喷嚏后,一脸茫然。


几天后圣诞节,他们去B市客场打义斩。比赛后走出场馆才发现下了雪,卢涵文和几个新人激动地瞎跑,郑轩李远跟在后面。喻文州装作不经意地拉着黄少天没戴手套的手,被轻轻挣开:“别闹,头晕。”
“此话怎讲?”

“从三十五度大热天到零下一度下大雪,我的心有点累。”

喻文州“呵呵”笑了几声,又去握住他的手。

这次黄少天没有挣开,两只手都不算暖和,却有热流悄悄从交缠的手指间传递给彼此。

臭氧层空洞,地心冷却。
腊月酷暑,盛夏飘雪。
我都与你同在。


——


我还想写另一篇,结尾都不用改。

环境问题不容忽视。(等等

评论(2)
热度(31)
  1. 谢阿风以太洋流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见过的最含蓄的那啥!!炖肉新姿势get√⊙▽⊙ 薄荷川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