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喻黄_ABO]叶修的酒吧

这是一篇耍流氓的ABO

 
 

——

 
 

叶修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四处游荡,二十岁安定下来,想开家店做点小本买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开了家酒吧,招了几个伙计,卖点半掺水的鸡尾酒,搞点disco灯光情调和类似Omega发情的迷香,竟也在市里做出了点名堂。有人问起叶老板的创业秘诀,叶老板只吐出一个烟圈,曰:“随缘。”

 
 

 

 
 

短短两个字,反复推敲,竟被“有人”觉出禅意,第二天社区小报到手,几个伙计凑过来看,笑倒。等到晚上营业时间,小报头条早已传遍大街小巷。叶老板在街坊里熟人不少,多是唇枪舌战间出来的友谊。你就看那一脚踹开半坏木门进来的马尾男子,一脸喜闻乐见的笑,手里还捏着那张十恶不赦的小报头条照片。

 
 

 

 
 

“叶老板果真牛掰,峰哥怡姐的头条都敢抢!”那人见他嘴里叼着烟,手插在口袋里正要往里间躲,立刻出声喊道。

 
 

 

 
 

“没有的事。”叶修用抹布擦擦掉到裤子上的烟灰,“你家Alpha呢?”

 
 

 

 
 

“顾左右而言他,其心可诛。”那男人似乎被戳中软肋,闷哼一声,把被揉成一团的小报准确地丢进吧台后面的一个生啤杯里,“弗兰明戈加冰不谢。”

 
 

 

 
 

叶修边上下摇晃着调酒壶边调侃那男人:“姨妈来早了?”

 
 

 

 
 

“妈的什么叫姨妈来早了,就算你是七情六欲外的工农兵Beta也不能歧视我们广大AO人士的发情期!”男人一拍桌子却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很明显是被调侃惯了,语气激烈,脸上却是面不改色,心跳不跳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修打开调酒壶,把红色的液体倒到高脚杯里,又撒进去一把粉,切了个柠檬片夹在上面,递给那男人。

 
 

 

 
 

那男人拿起酒杯,挺纠结地看了一秒不到,就仰起脖子一口灌下,随后转身出门。

 
 

 

 
 

叶修抱肘冷冷看着那人背影,扬声呼了一句:

 
 

 

 
 

“酒钱明天还三倍,后天还九倍,下周还……”

 
 

 

 
 

男人骂骂咧咧地又回来了,往桌上扔了一张毛票。

 
 

 

 
 

新来的伙计把一块冰都没有的杯子收走,小声但狡黠地问了句:“加‘冰’?”

 
 

 

 
 

叶修呵呵一笑,把新进的东西往吧台里又塞了一点,转身把之前被扔到生啤杯里的小报拿出来铺平在吧台桌上,凝视着头条若有所思,“把哥照得那么丑,人干事儿?”

 
 

 

 
 

这天晚上客人不少,多是熟人来报喜。凌晨三点酒吧准备下班,不该来的都来了,该来的却还是没来。那伙计装着把头往外探,又被冷风很快地赶回来:“那个话多且烦的呢?”

 
 

 

 
 

叶修翻着手机:“不知道。”尔后又加了句,“今天加班半小时。”

 
 

 

 
 

“靠。”那伙计骂道。

 
 

 

 
 

过了大概十分钟后叶修又翻了一次手机,然后捏着钱包:“我出去买包烟你们帮忙看下店啊。”

 
 

 

 
 

“诶——你大半夜的到哪儿去买烟,而且你上次那包软中还没抽完吧?”几个伙计在后面戳穿他。

 
 

 

 
 

叶老板久经江湖的人了,没理这些小子,出去“买好烟”,回来时倒是帮忙洗起了调酒壶和杯子。几个伙计不见他拿烟,倒是钱包露出小小一角,像是支票——那个新来的伙计眼尖,但看见了也不吱声,似乎另有打算,拉着几个伙计扫地去了。

 
 

 

 
 

叶老板把洗好的调酒壶和高脚杯排成一排。

 
 

 

 
 

这时那扇半破的木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还是个男人,用黑呢子大衣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身上带着点火味儿——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冬夜小木屋的壁炉里,烈火烤松柏枝散发出来的气味——当然这味道叶修是闻不到的,但从新来的伙计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显而易见的,那味道不是来自于壁炉里的火,而是来自于Omega的腺体——那男人已在发|情的边缘了。

 
 

 

 
 

当然也有一些Beta也能观察出来的特征,比如说进来的这个男人就是新来的伙计口中那个“话多且烦”的人,在街坊里也算半个明星,人见着了都得尊称一声“黄少”——打架厉害,嘴皮子更厉害,能把你打得说不出话来,也能把你驳得说不出话来。平日里见着,都是一副神气样儿,可今天却有点蔫巴了,不知是因为发|情期还是什么不可言说的原因。

 
 

 

 
 

“金盏花,加冰,速度。”他把头埋在一只手臂里,声音晦涩黯哑,像是夹了几把沙子。

 
 

 

 
 

叶修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自己刚亲手洗过的调酒壶,明黄色的金桔汁和伏特加混在一起,倒在高脚杯里,正对上那男人锐利的眼神。他猥琐地笑了笑,从吧台下面拿出一个小包,在他面前晃晃:“正宗抑制剂,百年的老字号了,二百八十多年的历史,安心西路。”

 
 

 

 
 

“滚。”那男人简洁明了地骂了一句,又把头重新埋下去。

 
 

 

 
 

叶修和一干伙计看着那男人喝好酒,摇摇晃晃地走出去,比来时更糊涂了些。几个Alpha伙计皱皱眉头,感觉火味儿更重了。

 
 

 

 
 

“还看什么看?下班了,该滚蛋的快滚蛋,别明天来又都一副熊样。”叶修擦擦手,做出要轰他们走的姿势。这时他余光瞟见外头一个穿长大衣的男人走过,脖颈上围着条白围巾,脸上挂着点不明所以的笑,看见他时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往前走了。

 
 

 

 
 

这时伙计们三三两两走得差不多了,就那新来的伙计翘个二郎腿,坐在吧台前的一把木椅子上不肯走。

 
 

 

 
 

“小方啊,明天叫个人来……把这门修修。”叶老板推推那扇破烂不堪的门。

 
 

 

 
 

外面隐约有争吵的声音,空气里的柴火味儿慢慢变成了水味儿——不妨想象一下溪水淙淙流过谷间,树叶与水蒸气混合的清新。

 
 

 

 
 

新来的伙计一脸玩世不恭:“五五对开,明天我就找人去换门。”

 
 

 

 
 

“五五对开?小方,赌多了吧?”叶老板把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晃,“这是几——”

 
 

 

 
 

伙计一把把他的手拍开,呵呵一笑:“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催情剂换抑制剂,叶大老板手法果然高明——”

 
 

 

 
 

手段被人揭穿,叶修倒也不恼不慌,随手又洗起了刚用过的调酒壶。

 
 

 

 
 

“还有啥发现?”他还很饶有兴趣地问那伙计。

 
 

 

 
 

“暂时没看出来,不过也够了。”伙计笑道,“就凭黄少那脾气,你和他对象——叫喻什么来着——沆瀣一气的事儿要是被他查出来,准得掀了咱这小酒吧不可,你就别再想什么修不修门的事情了。”

 
 

 

 
 

“当然现在你不用担心这个。”他又加了一句,“他们两个现在正在某家旅馆——或者是墙角?干得正爽呢。”

 
 

 

 
 

“文州也是心急……”叶老板嘟囔了一句,然后说:“三七开,你三我七,封口费,不能再多。”

 
 

 

 
 

“也行。”伙计一跳跳起来把椅子推回去,手指在嘴巴上画十字,“封了,叶老板考虑收个小弟么?”

 
 

 

 
 

“好啊。大哥先教你第一课——水浒看过没?蒙汗药不用当着人面放,抹酒勺上就好了。” 叶修慢条斯理地把调酒壶放回杯架。

 
 

 

 
 

伙计敏锐的目光在上面扫了一眼:“你……居然还在壶里下手脚——”

 
 

 

 
 

“没想到吧。”叶修呵呵笑了,“我看他俩也不容易,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你以为我经常用这手段?”

 
 

 

 
 

叶修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四处游荡,二十岁安定下来,想开家店做点小本买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开了家酒吧,招了几个伙计,卖点半掺水的鸡尾酒,搞点disco灯光情调和类似Omega发情的迷香,竟也在市里做出了点名堂。

 
 

 

 
 

有人问起叶老板的创业秘诀,叶老板只吐出一个烟圈,曰:“随缘。”

 
 

 

 
 

 

评论(2)
热度(48)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