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叶橙]灯塔

——迟到的沐沐生贺。

——大年初一了,新年快乐呀,大家昨天都抢到红包了吗?

——BGM:Light your heart up 歌很欢快,歌词也很暖!

——带着梦幻色彩的故事,寻找回忆><

 

——————————————————

 

苏沐橙感觉自己坐在一条船上,闭着眼睛也能感到头顶上有柔和的光照着她。她以为那是月光,或是自己从晚上一头睡到天亮,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可当她睁开眼时,天还是蒙蒙的黑,月亮和星星的梦被厚厚的云层遮挡,黑色的海面波平如镜。她身上还穿着前两天和陈果一道去商场买的新睡裙,粉色碎花裙摆铺在桃花木板钉成的的船底上,真的很像一个童话。

但这不是童话,童话里没有会在冬天里穿着睡裙坐船的公主。苏沐橙冷得直哆嗦,而之前一直温柔照在她头顶的光来自船头上挂着的煤油灯。苏沐橙抱着双臂,往煤油灯那儿又靠近了一些。

煤油灯的光不算耀眼,发出的热也不足以烤热乎一个人,但可以让人感到温暖。苏沐橙终于有余裕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了。

小船的四周都是海,周围几乎没有陆地。黑暗笼罩一切,但在海平线的尽头,有微弱的橙黄色的光,像是唯一的希望。“我想去那里看看。”她这么对自己说。这个念头冒出的同时,本随波逐流的船就自己动了起来,划开波浪,朝着那橙黄色的光驶去。

苏沐橙扶着船头的木板,看着那团光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海水由黑色变成巧克力色,又由巧克力色变成了橙红色,最后变成了亮黄与艳红,浅粉与淡橘的结合,像是苏沐橙年幼时凌晨去浙江海边看到的日出,冰凉的海水被染成了暖色系,水天一色,瑰丽得能把人的心都融化。

随着船的靠近,那团光有了自己的形状。它来自于茫茫大海中的灯塔顶,灯塔是白色的塔身海蓝色的顶,此时被光染成了金黄与藏蓝。

木船碰到了灯塔脚下常年被盐水浸湿的土地,停了下来。苏沐橙赤脚踩上泥地——她睁开眼的时候只穿了身上这条睡裙,头发也是松散着的。

在苏沐橙去海边的印象里,灯塔是没有门的,电力普及后,灯塔里就不住人了。可此时灯塔底下的木门已经打开,一个长辫子的人撑着一把造型奇特的伞靠在门框上,见她来了,把伞收好,很熟络地说:“你来啦。”

苏沐橙觉得眼前这人十分熟悉,但用力一想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你大概觉得想不起我来了?正常。”那人友好地对她笑,“落到潜意识边缘的人都会不小心丢掉一些重要的回忆。”

“潜意识边缘?”

“就是人做梦时间太久后会落到的地方,但只是你的精神落到了这里,肉体还在你的床上。”

“那丢掉的回忆该怎么找回来呢?”

那人神秘地微笑:“丢失的,在这个灯塔里都能找到。”

“那就带我去找吧。”苏沐橙想,与其自己在这里不知所措,还不如顺着眼前这人的意思来,就当是不小心在梦里落入了爱丽丝的兔子洞。

“但你的装束有点问题。”那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怎么?”

“你没有穿鞋?”

“我睡觉的时候当然不穿鞋啦。”

“好吧,那我给你拿一双。”那人凭空拿出一双七彩的鞋,“这双怎么样?——对了,我是君莫笑,你可以叫我笑笑。”

 

这双鞋不是苏沐橙惯穿的运动鞋或是偶尔放假穿出去臭美的帆布鞋。它们是由彩色的透明物制成的,有着圆圆的鞋头,像是一双雨靴,让苏沐橙想起小时候自己就是穿着这种尼龙雨靴踩过每一个水塘。

 

“谢谢你。”苏沐橙接过那双鞋,把它们穿上。

 

“那我们走吧?”

 

“走吧。”

 

白色的木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君莫笑带着苏沐橙爬上螺旋到塔顶的楼梯。苏沐橙发现,自己穿着这双鞋,踩过的地方都被染成了七彩,像是荒地上开出的七色花。

 

“笑笑,塔顶的光是什么?”

 

“它指引落入潜意识边缘的人们来到此处找回他们的回忆。”

 

“那些没有来这里的人们呢?”

 

“他们的回忆遗失在了海里,变成了红色橙色橘色粉色的彩带,守护着灯塔。”

 

“所以灯塔附近的海水不是黑色的呀。”

 

“很漂亮吧?漂亮的是别人的回忆,美好的回忆都是暖色系的——我们到了。”

 

腥咸的海风吹过苏沐橙的裙摆,塔顶上没有长眠的睡美人与织布机,也没有长发公主在塔顶上的涂鸦。一个巨大的琉璃质十二面体放在塔尖正下方,塔尖开了个小孔,先前苏沐橙在船上看到的橙黄色的光就是从那个小孔里照下来的。

 

“那光是从哪儿来的?”

 

“阳光。厚厚的云层只允许这一束光来照耀灯塔。”

 

光有些晃眼,但这并不能阻挠苏沐橙在通透如镜的琉璃体上看见自己熟悉的身影。

 

“笑笑,我看见了我认识的人。”

 

“是谁?”

 

“烟雨战队的队长,我和她一起看偶像剧的。第十赛季结束的时候她还来H市和我出去玩……笑笑,这是我重要的回忆吗?”

 

“是不是重要的回忆,这是你要定夺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据说之前在这里找到回忆的人,在看见自己最珍视的人的一瞬间,会有一种潮水涌进大脑的感觉。”

 

“潮水涌进大脑?谢谢,我知道了。”

 

苏沐橙转动了那个十二面体,楚云秀的脸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好像是黄少天?

 

“不是这个,不过这人话特别多,和他PK简直烦死。”

 

“这是周泽楷,和之前那个正好是反义词。”

 

“嘿,王大眼啊,联盟里的人都爱这么叫,可这个绰号是谁先开始叫的来着……”

 

“喻队,他笑起来可温柔了,简直苏——你知道什么是苏吗?”

 

“切,这人我最讨厌了。孙翔,就是他赶走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但我现在暂时想不起来他是谁,也许他就是那个人吧。”

 

“小事情啊,他回雷霆时挺感人的,真的。”

 

苏沐橙用她纤白的手缓缓转动那个琉璃十二面体,熟悉的人脸一张张从面前走马灯式地走过,有什么东西越来越清晰,可她就是无法抓住它。

 

“笑笑,我想起来的越来越多了……我记得那个人在我十几岁青春期的时候就一直陪在我身边,他建立了联盟最早的战队,连赢了三届职赛的冠军,教我怎么练好枪炮师,怎么用好BBQ和飞炮。他会给我煮泡面,帮我跳过偶像剧的片头曲,借给我肩膀靠……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不用急。”君莫笑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会想起来的。”

 

“嗯——果果和柔柔,我们一起出去逛过街的。”

 

苏沐橙的目光柔和地扫过两位挚友的脸庞,再次转动了十二面体。

 

黑色的短发上总有一撮不怎么服帖地翘起,棕黑色的眼瞳,嘴里叼着一根烟,慵懒地笑着看着她。

 

轰。

 

君莫笑的话是对的,但不完全。看见那张脸的一刹那,她几乎要站不住。彩色的潮水涌进她的脑海里,有代表幸福与快乐的红色与橙色,也有代表悲伤的蓝色与紫色。关于那个人的点点滴滴一瞬间将她淹没,她在汹涌潮水里,伸出手,抓住了那个人的名字。

 

叶修。

 

橙黄色的光开始膨胀,厚厚的云层被拨开,她被温暖的光包裹着,睁开了眼睛。君莫笑站在她面前:“现在你都记起来了。”

 

“是啊。”苏沐橙灿烂地笑着,像是一束光,“我还记得你是叶修的账号卡——千机伞能给我看看吗?”

 

“虽然我很想给你看,可惜没时间了。走吧,划船回到你来的地方。”

 

君莫笑把她送到塔下。

 

“笑笑,你一直在这儿看守灯塔?”

 

“好笑,这样的话我要怎么打比赛?我是君莫笑,但我只是你记忆里的君莫笑而已,真正的君莫笑正在叶修的账号卡里睡觉。”

 

“原来如此啊。喏,鞋子还你。”苏沐橙脱下了七彩的塑胶靴,递到君莫笑手里,赤脚踩在泥地上,“我走啦。”

 

“再见。”

 

船还停泊在岸边,苏沐橙坐到船头,它便自己开了起来。君莫笑站在岸上看她渐渐离灯塔而去,撑起了千机伞。

 

一路上,苏沐橙被橙黄色的光笼罩着。来时阴云密布的天在她找回回忆后一下子变得晴空万里。一望无垠的海上,有一条闪着光的路。

 

桃花木板钉成的船把她送到那条路的尽头,她发现自己飘了起来,有些畏高的她,轻轻闭上了双眼。

 

睫毛颤动,那是梦醒的标志。

 

叶修。

 

“叶修。”

 

“哎。你这一觉睡得有够久。”

 

苏沐橙睁开眼,她还躺在自己房间那张柔软的床上。叶修坐在她的电脑椅上,没有抽烟。空气里有速溶咖啡的味道,她笑着坐起来,问:“咖啡给我冲的?”

 

“是啊,还有蛋糕,也是你的。”叶修把桌上那个蛋糕店的袋子指给她看,“咖啡我冲的,蛋糕老板娘给你买的,老板娘和唐柔出去给你买生日大餐的食材了,留我在这儿。”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

 

“嗯,你睡了十几个小时。在这期间,你收到了……我看看,几十万条来自联盟女神的粉丝的生日祝福。——女神生快!女神我要给你生动物园!女神么么哒!”

 

床边的这个人同十几年前一样用吐槽着自己的粉丝和自己这个人,没有怎么变过,一直是苏沐橙最熟悉,最信任——

 

和最爱的。

 

她起身的时候有意用嘴唇去擦过了叶修的。叶修一愣,然后笑道:“都会偷袭哥了啊。”

 

然后他环住苏沐橙的腰,轻轻吻上她的唇:

 

“沐橙,生日快乐。”

 

 

—fin—

 

 

评论
热度(56)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