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喻黄]《落雨大》文评

作者: @葡萄柚 

(《落雨大》是雪梨老师在2014年10月的喻黄合志《衍》上的约稿。)



讲真,《落雨大》这篇文章的设定,在我个人看来并不是那么亮眼,雪梨老师也在ft中自嘲(?)这篇文是来“拉低本子的时髦值”的,我第一次读它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想给它写篇文评”的冲动。但在又一次阅读它后,我决定给它写一篇文评,于是就去叨扰了雪梨老师:



(对话时间离今天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是打算过完考试月六月中旬就开始写的,但删删改改就拖到了下半旬…羞愧)

 

第一次写文评不知该从哪里下笔,就写写这篇文章吸引我的地方吧。

 

首先是喻文州的人物设定,从文中摘抄了如下几句:

黄少天不是傻子,人人都说喻文州会做人,可他知道喻文州从来不是什么八面玲珑的人,不会勉强做作自己去迎合什么,…

他(指喻文州)与黄少天不太一样,…,而他相信人生在于有所取舍,不属于你的强求不来,不必为此烦扰。

“可以理解,但不想接受,我要是往你那个思路走准得心塞死…所以我说你思路奇葩,…”(这句话是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的)

黄少天想他不是什么喜欢装模作样的人,表白分手喜欢给点缓冲但都在聪明人能听懂的范畴,….

 

综上,我想我再怎么概括都没直接摘抄文中句子来得准确了。

这版喻总给我一种与其它同人里的喻总不同的感觉。之前有一个整理原著中对喻文州评价的文章,剥去全文其他部分看一看,我感觉虫爹其实没有对喻文州在三观上进行太多定义,所以在同人中喻文州的三观应该大部分是作者自己创造出来的(或是借鉴了别的文中的蓝本)。

大概主流都比较喜欢苏苏的喻总(?),所以大部分的同人喻都是以“很能忍耐、很温柔、很能包容某人的小脾气”的形态出现的。

当然我不是要贬低这种形态的喻总和以此为蓝本写喻黄同人的作者们,这样设定喻没有什么错,毕竟因为原作中没有涉及“三观”这点,也不算OOC。

只是以我浅薄的阅历来看,我觉得雪梨老师笔下的这个喻文州更接近现实,大概也是我的私心吧。

但雪梨老师对人物的形象勾画真是快稳狠准!心情难以言述!大家意会一下!


然后是这篇文章里的一些喻黄二人爱情之外的东西深入我心。

仍然摘抄原文语句:

那里(指广州)的空气是润泽又粘腻的,和这里(指北京)不一样。

 “(即使不爱吃甜),但是也会想(姜汁撞奶等),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对黄少天)

大约在异乡,即使是再强的人,也是需要那些告慰和拥抱的。

这个城市能淹没许多人,也能成就许多人,来和去都太过匆忙,没有时间留给你无所适从。

 

怎么说呢,可能有点过度解读。

这篇文章主体事件是“分手多年的喻黄二人在北京复合”,而复合地点选在北京——一个离喻黄二人的故乡广州很远的地方。二人的感情戏中就因此加入了“思乡”、“咱俩都北漂”等助攻(…)。

当然这些语句除了助攻(个人认为)还有为全文增添亮色的作用,没有纯谈恋爱和复合,没有变成纯都市爱情文学,使全文内容不至于显得单薄。



啊再摘抄一段我喜欢的景物描写:

 

天光最初是从靠外头的那一户人家开始亮起来的,一寸一寸地挪,经过了盆栽上油绿的叶和冰凉了一个晚上的石凳,经过了房顶上的灰瓦和路灯杆子上停着的鸟,等到对面的四格玻璃窗上映出太阳的样子,窗户就被咿咿呀呀地推开了。

 

一条西关地区老街的清晨景象,画面感很强。

 

 

最后就是一点孤陋寡闻者的疑惑:

英汉汉英双译词典和微信是一个年代的东西吗?因为我用微信的时候英语学习都是用牛津词典和金山词霸,也可能是喻总比较怀旧吧。

(这个疑惑有点鸡蛋里挑骨头…读了几遍原文后就开始抓小细节了…不好意思…)

 

 

总之,这是一篇深得我心的文章,购买喻黄合志《衍》的小伙伴们,一定要举起本子再好好看一看啊![吆喝]



第一次写文评,手法生疏,语无伦次,一些语句处理不够妥当,望各位海涵!

以及感谢 @帅到没朋友w 的技能指导!相信你!





 

评论(5)
热度(9)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