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索夜/喻黄]拥有两代性格迥异的操作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搞了搞索克萨尔两代操作者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梗。

我觉得我要被索粉追打。

标题中的两代特指魏琛和喻文州,跳过了中间的方世镜。避免引起歧义说明一下。

 

——

一切都起源于那场全明星团队赛。

 

一如既往的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混战。王不留行的扫帚拍在夜雨声烦的脸上,石不转在和风城烟雨肉搏。大漠孤烟赶去支援石不转被一枪穿云拦截,索克萨尔被飞刀剑盯上,准备吟唱一个肯定会被打断的死亡之门。

 

然而就在这时,频道里刷出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靠,老夫不发威,飞刀剑你拿我当病猫了是不是?老夫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吃奶呢!

 

世界停滞了三秒。

 

王不留行的扫帚还拍在夜雨声烦脸上,夜雨声烦似乎也没有打算回击。

 

风城烟雨的连击停住了。

 

一枪穿云的巴雷特狙击打歪到了扫地焚香头上。

 

飞刀剑本来是要放大招的,却莫名其妙地翻滚了起来。

 

索克萨尔那个不可能会发出的死亡之门吟唱完成,笼罩在飞刀剑头顶黑压压一块,很符合刘小别现在的心情。

 

刘小别甚至有种想打GG退赛的冲动。

 

导播不知该怎么收场,助手手忙脚乱地插入了广告。全场的粉丝——不论是庙粉还是药粉——都静默了。

 

这时频道里又刷出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手滑打错了,抱歉。

 

刘小别将对话框里的两个“G”删除,在心里默念了三遍:

 

这个手残,是会玩的。

 

 

但实际上,四大心脏哦不是战术师之一的喻文州也没有这么会玩。那条消息不是他发的,但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他发的,可这又的确不是他发的,但解释起来很难令人信服。所以在思考了三秒后,他扯了个扯淡到极点的理由。

 

至于那个死亡之门的问题,赛后喻文州在QQ上毫无歉意地对刘小别表示了抱歉。

 

怪我咯?

 

喻文州腹诽着,果不出其然地接到了来自冯主席的电话。

 

“文州啊,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喻文州无言以对。

 

好在喻文州有“冯主席看好的接班人”光环庇护,冯宪君叮嘱他要好好休息缓解压力,警告他这次下不为例帮你压下去下次你就好自为之吧之后就挂了电话。但这还只是个开始。

 

大概是因为当时观众们都吓傻了,而导播助手又及时插入了广告,所以喻文州的那条OOC到极点的消息没有被网络传播。

但他的QQ消息还是炸了。

 

王不留行:注意休息。

 

合计着王队是觉得我人格分裂了?

 

石不转:[转发]缓解压力的100种方法

 

张副,好意心领了。

 

迎风布阵:你小子会玩,十年下来,连语气都习得和老夫一样了?

 

不是我说,是您把索克萨尔带坏了吧?

 

没错,当喻文州看见索克萨尔的那条消息的时候,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因为它的语气,实在太像这位蓝雨的首任队长了。

 

有人在他的宿舍外敲门。凭着多年默契,他不用起身去看猫眼就知道来的是谁了:“门没锁。”

 

黄少天走进来,左手捧着一个碗:“队长,我听王大眼说,喝点薏仁水可以解除压力过大的问题……”

那是宫斗剧里写的吧。王队原来还有这兴趣爱好。

 

喻文州回头,无力地看了他一眼:“少天,你觉得对一个最近一个月的赛程都是在和中下游战队打的,近三年年年进四强的队伍来说,它队长的压力,会很大吗?”

 

“你讲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黄少天把碗放到喻文州的书桌上,“或者是你最近爱上了魏老大那狂放不羁的语言风格,一不小心就应用到实战中去了?”

 

喻文州留给他一个背影:“索克萨尔的锅。”

 

“哦。”黄少天坐在自己床上,索性拿过薏仁水喝了起来,“你认为那条消息是索克萨尔自己脱离操作者发送的?请给出论据。”

 

喻文州起身去拿黄少天书桌上二人叠在一起的账号卡:“不如把它送到技术部……”

 

话没说完,喻文州人不见了。

 

黄少天被震撼了——这周第二次。

 

那两张账号卡还在桌上,因为窗帘早上起来忘拉开来的缘故能够看清它们发出了一些微弱的光。黄少天边在心里卧槽连连边把房间的门关好锁上,以便让找不到蓝雨正副队的队员误认为他们在睡午觉——这比发现他们凭空人间蒸发要好多了,然后默念了几遍“brave heart”,伸手去抓桌上的账号卡。

 

像无数玄幻片的设定一样——黄少天眼前一黑。

 

 

黄少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压在一个人身上。

 

这地方实在太暗了导致他看不清自己是一屁股坐在了谁的背上,于是他想当然地以为那是喻文州:“文州?”

 

“不,不是你家文州,是你家夜雨。你先给我起来。”夜雨声烦把他推开,站起来拍拍盔甲上沾的灰。

 

夜雨声烦比黄少天高了半个头有余,这让黄少天感到心累:“累觉不爱,为什么我的账号卡比我要高?技术部怎么想的?”

 

“累你麻痹。”夜雨声烦斜睨他,“荣耀大陆,男性平均身高一米八,问你怕不怕。”

 

“怕怕怕。”黄少天想卧槽我的账号卡怎么敢这么对他祖宗说话,“喻文州呢?”

 

“索克萨尔带着他在往我们这边赶。”夜雨声烦带他走了两步又坐下,“今天把你们俩弄进来,是想让你们治治他的病。”

 

“索克萨尔有病?”黄少天惊,“账号卡还会生病?”

 

“他有。”夜雨声烦凭空变了点枯树枝点了个火,“精神病。”

 

“……”黄少天消化了一会儿蓝雨队长的账号卡有了精神病的现实,“怎么治?”

 

“说是精神病有点过分。就是最近他的说话语气和行事风格,都和以前不太一样。”

 

“我还有两个问题。”黄少天伸出食指和中指在他面前晃,“你们,两个账号卡,怎么做到实时互动的?还有,昨天的全明星,那个消息是不是索克萨尔自己发的?”

 

“你的话真的很多。比我都多。”夜雨声烦把出鞘的冰雨摁了回去,“一,都是你和喻文州的锅;二,是的。”

 

“什么叫都是我和文州的锅?理论依据在哪里?”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

 

夜雨声烦冷冷地看他:“若不是我从小学习《荣耀大陆公民基本法》,现在我很想把你的嘴冻上。如果你不想让喻文州过来看见你是个冰雕黄少天,最好好好回答我接下来的话。”

 

“好吧。”黄少天很没出息地从了,“你剑你说话。”

 

“你和喻文州是不是一对?”夜雨声烦用掩盖不住的八卦眼神看向他。

 

“……是的。”黄少天心想文州你快来啊这剑客有毒!

 

“为什么你是在下面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关于这个问题。”黄少天咳了一声,“都是命运石之门的安排。我心甘情愿。”

 

“没出息。”夜雨声烦睥睨地看他,“劳资在索克那家伙面前都要抬不起头了。”

 

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他俩是不是来了?”

 

夜雨声烦起身远眺:“快了——我还没跟你说怎么治他的病吧。等会儿你就先和他聊天,我会乘他不注意把他的武器卸了,然后你!去把他撂倒——没了武器的术士就是个渣,你懂?之后的事情我会跟喻文州说的,那只能他来干。”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你是不是没法在索克萨尔有武器的时候把他撂倒?”

 

“你是不知道索克萨尔脱离了他的操作者后有多凶残。”夜雨声烦“呵呵”冷笑。

 

这时索克萨尔带着喻文州赶到了篝火旁,一双眼盯着黄少天看。黄少天正愁不知怎么和这个一米九的西幻风术士搭话,那术士倒先和他勾肩搭背上了:“黄少天啊,我认识。就是十多年前企图抢蓝溪阁野图B结果被我请君入瓦的小兔崽子吧?”

 

“是请君入瓮,你文盲啊。”黄少天和夜雨声烦一齐发出嘲讽。

 

“诶呦,小子还不服气,打一场来?”话一说完索克萨尔就要跑,黄少天知道这是要拉开施法距离,但这奔跑的姿势……黄少天扶额看依然淡定的喻文州。第一术士的名号就要败在这个有病了的索克萨尔上了。

 

黄少天还记得夜雨声烦跟他说的话,于是边追他边互喷垃圾话。夜雨声烦迅速走进小树林绕到索克萨尔背后,冰雨出鞘,刹那把灭神的诅咒给卸了。

 

“卧槽,夜雨你好大的胆子——”索克萨尔一回头,被黄少天扔出的石头砸到了后脑勺,话没说完就倒下去了。

 

夜雨声烦隔空对黄少天比了个胜利手势,一手拿着灭神,一手拿着冰雨回来了。

 

“我拿石头把他砸晕了。”黄少天心有余悸,“不犯法吧?”

 

“《基本法》里没有这一条。”夜雨声烦把灭神递给喻文州,“再说,他过会儿会醒的。”

 

黄少天不再吱声,把头埋在膝盖中间,看夜雨声烦教喻文州“如何给索克萨尔治病”。

 

灭神顶上骷髅头的牙齿被掰开,露出一个三档的滑动开关。

 

喻文州看起来和他一样累觉不爱:“术士的手杖,里面还是有机械装置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夜雨声烦耸耸肩,“每个荣耀大陆人的武器里都有,有几代操作者,就有几档的开关。冰雨里也有,但那没有什么卵用。——我继续跟你讲,你要做的呢就是把这个开关调一下,从‘1’调到‘3’,也就是从第一代操作者调到第三代。”

 

“OK。”喻文州把调好的手杖还给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用灭神去敲索克萨尔的头:“好醒啦。”

 

索克萨尔睁开眼睛,迷茫地问:“我怎么趴在这里?”

 

“问你。”夜雨声烦给他白眼,“前两天打的时候灭神磕到地了吧?”

 

“好吧。”改版后的索克萨尔看起来温和多了,对黄少天和喻文州笑,“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喻文州说,“只要你别再在我打比赛的时候兀自发消息就好。”

 

“不会的。你们往前走,回去的门已经帮你们开好了。”灭神顶上发出点亮光,“走好。”

 

 

喻文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宿舍那张不柔软但很亲切的床上了。他想翻个身起床,胸口处却被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枕着。

 

他伸手去拿床头的闹钟一看,离午休结束还有半个小时。

 

“起来了。”他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穿上队服外套:“我们刚才在干吗?我怎么梦见我的账号卡比我还长得高?你还把灭神的骷髅头掰开了?——诶对了,给你煮的薏仁水你还没喝,赶紧喝吧……”

 

喻文州拿过白瓷碗喝了一口,欲要拿手机,却看到了桌角的两张叠着的账号卡。

 

“走。”他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递给黄少天。

 

“干吗?还有半小时呢。——外面没开暖空调怪冷的……”黄少天指指床头的闹钟。

 

“去跟刘小别下一盘竞技场。”喻文州说,“术士你挺熟的吧——他在QQ上邀我打场友情赛,顺带帮忙看看索克萨尔还会不会骂脏话。”

 

黄少天翻转着账号卡:“你不亲自下?找代打要有报酬的啊。”

 

“我要去把他们的慰问消息回掉,代劳了。”喻文州拿起手机,“报酬?你不想打我就交给卢瀚文,他应该挺乐意的。”

 

“打打打。”黄少天不再跟他费口舌,“走吧。”

—fin—

“请君入瓦”梗出处:虫爹番外《请君入瓮》

账号卡穿越交互设定引自之前的一篇文:屏中窥人

评论(22)
热度(483)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