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喻黄]半生瓜

“幸得艰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喻文州醒得挺早。

床头闹钟的时针和分针连成一线。在思考半晌后,喻文州轻轻拨开被子下床,从衣柜里寻出羊绒衫和衬衣替换睡衣,套上棉裤后慢慢踱进卫生间洗漱。

打开冰箱门取出盒装牛奶,倒进两个瓷杯,打开微波炉加热。短暂的1分钟里他望着窗外出神,思考工作、水电煤费及另一位还要多久才起的问题。

微波炉加热结束的声音把他的视线和思绪一道拉了回来。从调味罐中找出蜂蜜,舀了一小勺到其中一个瓷杯里。另一杯被拿到餐桌上,与切片面包一起慰籍胃与味蕾。

他并未完全从前几天春节走亲访友的喧闹里醒过来,此时还有点沉浸于睡梦的迷糊,因而...

[喻黄]月光

BGM:月光-李健、邢天溯 

一篇架空,请务必不要将文中的一些情节与我国现代史联系起来。



出了天津,再沿铁轨颠簸一段,就能远远看见海面上的星点渔火。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渔船在海面上了。过几天这片海也许会被炮火与血染红。黄少天眯着眼竭力向东望去,只看见波平如镜的黑色海面上闪着银白月光。


手腕上的机械手表忠实地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十二点差五分,但车厢里的人似乎都无意入睡。大战将至,军队早有预测,民众全靠直觉与流言。惶恐与不安蔓延在列车中,没什么人会关心这个穿着长风衣、戴着黑宽檐圆礼帽、长相颇英气的年轻人是要在哪一站下车,从包里拿出的信纸是要寄给哪位姑娘。...


[索夜/喻黄]拥有两代性格迥异的操作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搞了搞索克萨尔两代操作者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的梗。

我觉得我要被索粉追打。

标题中的两代特指魏琛和喻文州,跳过了中间的方世镜。避免引起歧义说明一下。


——

一切都起源于那场全明星团队赛。


一如既往的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混战。王不留行的扫帚拍在夜雨声烦的脸上,石不转在和风城烟雨肉搏。大漠孤烟赶去支援石不转被一枪穿云拦截,索克萨尔被飞刀剑盯上,准备吟唱一个肯定会被打断的死亡之门。


然而就在这时,频道里刷出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靠,老夫不发威,飞刀剑你拿我当病猫了是不是?老夫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吃奶呢!...


[喻黄]且行且歌

—上—


越野摩托车发出的响声在半夜荒漠的公路上被放大,离自助加油站还有约莫一公里的时候,黄少天渐渐放慢了摩托的速度。


他只想在那儿花费两分钟加油然后继续赶路,却没想到在这三更半夜的荒漠公路上居然还有另一辆要加油的皮卡在他的前面。他只能熄火,靠在一边的水泥柱上,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等待。


皮卡上下来了一个和他一样的年轻男人,对此他不感意外。但那男人长得斯文,穿的白色短袖衬衫和卡其色中裤也很整洁,不像是会大半夜开着车在荒漠中间的公路上狂奔的人——在黄少天看过的公路片里,那些会做这种事的应该是留着胡须的大叔,或是穿着夸张彩色T—恤和大裤衩的青年。像...

[喻黄]《落雨大》文评

作者: @葡萄柚 

(《落雨大》是雪梨老师在2014年10月的喻黄合志《衍》上的约稿。)


讲真,《落雨大》这篇文章的设定,在我个人看来并不是那么亮眼,雪梨老师也在ft中自嘲(?)这篇文是来“拉低本子的时髦值”的,我第一次读它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想给它写篇文评”的冲动。但在又一次阅读它后,我决定给它写一篇文评,于是就去叨扰了雪梨老师:


(对话时间离今天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是打算过完考试月六月中旬就开始写的,但删删改改就拖到了下半旬…羞愧)


第一次写文评不知该从哪里下笔,就写写这篇文章吸引我的地方吧。


首先是喻文州的人物设定,...

喻黄 文评

[喻黄]等风来

“无论你有多着急,我们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有用,飞不起来的,现在你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
                    
  ——节选自鲍鲸鲸小说改编电影《等风来》

——————————————

临近黄昏时的海面像是被渲染上了晚霞的色彩,碧绿变成粉蓝,蔚蓝变成紫金。黄少天坐在船头的沙滩椅上,挺不耐烦地拍着船:“我们这什么时候才能上岸啊,喻文州你倒是加速,手速...

同人 喻黄

[全职]万象

——没有谁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容易的。傻白甜只是用来自己安慰自己。

——CP:喻黄、周江;叶橙、肖戴。

——戴妍琦视角。

——现实向的平行世界,和电竞无关系。

——————————————

 

“小区单元楼的门廊里已经挂上了红灯笼,家里门口新贴的对联是我前两天在苏沐橙家的店里买来的,打开手机有朋友圈关于支付宝红包的吐槽,一切都提醒着我们合家团圆的时刻将要来到。

而我们都足够幸运,因为我们已经和自己爱的人团圆了。”

              ...

[喻黄]蓝雨星勘察日记

“G星系距离γ星系约一千光年。据4015年Q国欧文·斯蒂夫教授的勘测报告显示,在大约两千年前,它曾是一个繁荣的星系,后被(此处被墨水掩盖)毁灭,所有星球上的生物几乎全部灭亡。

注:此处的‘繁荣’特指有大量高智商有机生命体存在。”
                              ...

[索夜/喻黄]屏中窥人

把攒的脑洞写一写,发一发。

lo提醒我发的文章里有敏感词!又没肉!


——

索克萨尔感觉自己被扔到了桌上,于是顺账号卡躺了下来。术士的装备上金属挂件叮叮当当又累赘,他被灭神的诅咒磕了头,边揉边抱怨这操作者——叫喻文州的那个——真是天|杀,这技术部真是天|杀,什么品位,都该被丢进死亡之门接受命运石的历练。


他正要站起来,天上却掉下来一个不明物体,直直坠到他身上,把他砸了回去,不幸地又被灭神的诅咒磕了一次头。虚拟世界和童话世界一样不会有什么“X地高空坠物砸死过路群众”之说,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林妹妹而是一个大男人。虽说就这么被压着他也不会肋骨断裂肺泡破裂身亡,但...

[喻黄_ABO]叶修的酒吧

这是一篇耍流氓的ABO


——


叶修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四处游荡,二十岁安定下来,想开家店做点小本买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开了家酒吧,招了几个伙计,卖点半掺水的鸡尾酒,搞点disco灯光情调和类似Omega发情的迷香,竟也在市里做出了点名堂。有人问起叶老板的创业秘诀,叶老板只吐出一个烟圈,曰:“随缘。”


短短两个字,反复推敲,竟被“有人”觉出禅意,第二天社区小报到手,几个伙计凑过来看,笑倒。等到晚上营业时间,小报头条早已传遍大街小巷。叶老板在街坊里熟人不少,多是唇...

喻黄

有什么好的悬疑/科幻向同人推荐吗?

RT,求问。


tag上打的两个CP我都写过让人费解的同人……


这样下去怎么办,没法混了:'(

[喻黄]腊月三伏天

说sf也不是,还是原著向哩。

——

高温并不是突如其来的。G市的冬天本就暖和,所以当最高气温从二十四五度升到二十八度时,谁都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气象预报横来竖去,也只分析出G市遭遇了“X年一遇”的暖冬。
 
“妈的。”黄少天在蓝雨食堂里翻到这条新闻,骂了出来,“不用它说,我也知道这儿年年都是暖冬——文州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喻文州翻着报纸上的电竞专栏,嗯嗯啊啊地回应。 

这个赛季蓝雨打得不错,外界好评不断。这得益于蓝雨队长“万年不变”的手速与蓝雨王牌的气势不减当年,也得益于新人对团队的快速适应。 

十二月中旬,常规赛还有几轮,昨天刚结束了与虚空双鬼的对决,这两天各队...

同人 喻黄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