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瑞金]苦夏

太热了。

榕树上的蝉鸣一阵噪过一阵,老师讲解题目的声音被风扇的嗡鸣声稀释了无数倍。

听不清,不想听。

格瑞在数次尝试集中精力无果后,将原子笔尖点在试卷上,托腮装作认真思考,而思绪早已从课堂上飘走。

靠窗的位子,不需怎么转移视线就能看见篮球场。一群男生显然是捱到了自由活动时间,在那儿兴高采烈又气势汹汹地喊着“黑白配!”来分组。眼神流转了一圈,看到那个过于熟悉的身影。

不知谁从器材室借来了球衣背心,两种颜色在球场上奔跑,将夏天午后的阳光折射得眩目。

金穿的那件红色球衣显然不合他尺码,松松垮垮长了一截,使他显得更瘦小了。但男孩没有闲暇考虑这些。此时他正紧盯着篮下的防守队员,寻找着突破口。

有机会。

队友一个假动作使篮下一个因过于高大而有些笨重的人向一边倾斜,同时,球从队友手中飞出。

持球,突破,上篮。

金像一个红色的箭头般“唰”地向上跃去,球稳稳落入篮筐。

“漂亮!”

与队友击掌后他拿起树荫下的矿泉水瓶,仰起头咕嘟嘟喝水时视线对上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格瑞!!”他朝那个方向挥挥手。

然而格瑞很快收回了视线,迅速得近乎冷漠。

刚才的篮球场上,只有金一个人知道格瑞是在看他。

 

“喂,别写了,你学弟来找你啦。”同桌提醒他。

“知道了。”格瑞没有抬头,下意识地加快了书写的速度。

完成。

他把练习册放回桌肚,拎起书包准备向门口走去,却发现金那家伙正靠在他前排的桌子上等他。
“哇格瑞,你们的练习册都这——么厚的吗?”

男孩比了个夸张的手势,一脸不可思议。

没有心思和他解释两个年级差异和作业厚度差异的关系,格瑞抬手轻轻敲了下他的脑袋:“走了。”

 

“格瑞格瑞,我们去吃甜品好不好啊。”

格瑞低头看了金一眼。苦于闷热的夏日,金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没精神,像个耷拉下耳朵的犬科动物。

“好。”

“太好了!我们去吃冰沙吧!”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那你自己吃吧。”想到上一次吃冰沙吃到胃疼的经历,格瑞不可控地皱了皱眉。

 

牛奶果然是世间至宝。

一碗双皮奶下肚,格瑞满足地舔舔嘴唇。

“格瑞,有时候我觉得你好像一只猫啊。”金搅动着高脚杯里的奶昔,歪着头看他。

“哪有。”格瑞掩饰着避开他的视线。

和格瑞相反,金从小不太喜欢乳制品。比起一杯奶昔,他大概更想吃一整碗的彩虹冰沙。

但比起一碗彩虹冰沙,他更想让格瑞开心,所以放弃了街口的冰沙店,来陪格瑞吃双皮奶。

尽管格瑞看起来是个不挑食的人,但和他相处多年,金怎么看不出他偏好一些食物而对一些食物兴趣缺缺呢?

所以当万圣节或是情人节,有女孩偷偷把一罐色彩缤纷的水果硬糖塞进格瑞桌肚时,金都会有一点点的得意——那些糖最后都会落到他手里,而她们都不知道格瑞不喜欢水果味的香精。

 

初夏的天总是在大晴与大雨间切换,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忽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格瑞从包里拿出折叠伞,瞥了眼金,明白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出门前看天气预报。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以后记得带伞。”我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你。

“嘿嘿,不是有格瑞你在嘛。”

“白痴。”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完全没听进去。格瑞又想叹气了。

走到第二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金突然问:“我今天体育课上的那个投篮,有没有特别帅气!”

“还行吧。”知道说自己没有看见是无用的,格瑞淡淡地评价了一句。

“哈?!还行是哪样啦——”得不到满意回答的金不满意地拖长了语调,不一会儿又想起另一个话题:“格瑞格瑞,你什么时候也下来和我打球呀?”

“等期末考完。”

“好吧,那约好了哦,不反悔的!”金抬头看他。

格瑞想说这些小事其实不用发誓,想一如既往地用一句“白痴”来回应他过于天真的话语。

男孩的脸庞已经有了点少年的锋利棱角,澄澈的眼睛很认真地望着他。

一时的静默,只余初夏的大雨落在伞面上的声响。

格瑞忽然感知到,这个小小的约定对金来说可能不是个随口一说的玩笑。

跟别人打球当然不坏,但如果能和格瑞一起,才是最好。

于是他听见自己说:“不反悔。”

 

—End—


吃了这么多粮试着交个党费(?


他们坠好!!(突然打call)

评论
热度(22)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