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KPL][AT&老帅]赌约

*写写看

*RPS,勿扰真人哦~

 

——

 

“阿泰,你的顺丰快递。”领队下楼取外卖,把餐盒连同一个小纸箱一起放在训练室的桌上。

“妈的饿死,吃饭了吃饭了!”训练了一个上午,队员们如饿狼般扑向盒饭。

“卧槽别压到我快递——玛雅放下我的肯德基!!”阿泰一手要够快要掉下去的快递箱,一手要去抢玛雅手里的鸡腿,纵是操作再6也不免手忙脚乱。好在他是个有条理的人,先把快递箱捞起来放在远离战场的地方,然后追着玛雅在训练室里转了三圈,终于以将其制伏在地,抢回鸡腿作结。

啃着鸡腿回到自己位子上,拿过那个快递箱。收件人一栏写的不是陈顺吉,而是用黑色记号笔端正写了“AT”。这个字迹阿泰熟悉,看都不看发件人就急切地把快递单撕掉用美工刀打开箱子。

认识几年,对方算是第一次给自己发快递,他当然很好奇内容。

“妈的,你让我怎么用?”

快递盒子小,里面的东西更是单薄。正反两张手机贴膜,正是之前AG众人在微博推销过的超玩会手机贴膜。

发件人非常贴心,给他邮了7p而不是7sp的贴膜。整体设计感很强。红黑配色也是他喜欢的。

但此时这些“贴心”与“私人定制感”都化作了翻白眼的无奈。他抓起手机点开微信里那个戴兜帽的头像,手速极快地发出一连串消息:

 

「老帅比你干啥给我邮AG贴膜??」

「想让我入赘你们俱乐部?不约不约」

「要结也是你转会来XQ好吗??改天我邮你一个XQ周边?」

 

阿泰忽然想起,这个点好像AG训练还没结束。于是百无聊赖地打开微博,翻了翻评论与艾特。

先前在评选会上和老帅拍的照片不知怎么流了出去,在两边的粉丝里都炸开一片粉红色烟花。有人在评论争“帅泰”还是“泰帅”,他挑了挑眉毛,想老帅那一脸乖学生样当然是“泰帅”好吗。

他了解这些东西,也不排斥。反正都是臆想,一起幻想幻想有什么不好,就当是平行世界。

老帅和他观点相似,平时聊天两个人也会借此互相调侃,不过都达不到让对方炸毛的目的。

一方是脱团人士,一方是出了名的“KPL交际花”,谁奈何得了谁。

悬浮窗显示收到微信消息,点开是老帅发来的:

 

「手感挺好邮过来给你试试看」

配了个doge表情包。

 

......试你个大头鬼咯!阿泰噼里啪啦打了串字,却见聊天顶端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

 

「不如这样冠军杯要是我们赢你就用这个贴膜?」

 

有意思。

 

「好啊要是我们赢怎么说?」

「哪有让对方定筹码的」

 

阿泰想了下,抬头叫住路过的运营小姐姐:“除了送给粉丝的,我们还剩什么周边?——诶别挂我别,我又不是仓管我哪知道还有什么?”

“钥匙扣啊,他又不把钥匙挂皮带上。T恤?啧虽然我也挺想看的但玩儿太大了不好。手机指环?可以可以,帮我拿个来吧谢了啊——什么颜色?就黑色吧,显瘦!”

 

「[图片]」

「我们赢的话你就用这个吧,今天就给你快递过来。」

 

对面显然是在等他定的筹码。

 

「挺好看的」

「不过大概用不上」

 

天,这人放个狠话怎么也这么委婉。阿泰正欲回喷以垃圾话+表情包,却见对面又悠悠发来一句。

 

「加油」

 

这就不好再发挥了。阿泰想了想,诚心诚意打下:

 

「加油」

 

多朴实俩字儿,从惯于嘲讽的他手下打出却显得有了点分量。

无关风月,他是真想来一场热血沸腾的战斗,以弥补今年和去年的遗憾。

去年那次他们败北得太快,今年常规赛他们胜得太轻易,季后赛他们甚至没有等到半决赛交手就已经离开。

对面看来是不会再回复了。他放下手机,坐在旁边的Knight笑道:“阿泰你看上去热血沸腾的,放纵你说是不是?”

“哎呦,别总拿放纵开涮了!”没等放纵的“是是是”出口,阿泰先行拦住话头,“我难道不是一直都是热血沸腾的吗?”

他也知道自己并非一直是这个热血的样子。比赛失利,和队员起争执,对自己能力的怀疑......那些电竞选手会有的低落他都有过。

这种时候他不会选择和任何人倾诉,只会一个人把事情想通,然后“热血沸腾”地回来。但某人不知怎的总能见微知著地发现他的情绪低落,发条微信关心,或是直接在游戏里邀他1v1。

不管有没有用,他都很受用。

但朋友是朋友,对手是对手。

既然狭路相逢,那就力战到底。

况且还有那个赌约在。阿泰弯起嘴角,越发期待冠军杯的到来。

 

—end—

 

啧昨天又看了一遍这俩的谁是国服第一,笑死


评论(5)
热度(75)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