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萍水

Karsa/Zz1tai

*勿上升,勿扰真人


“他以为他们的缘分止于萍水”


第四局结束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洪浩轩低着头避免和任何人眼神接触。孙大永走上来拍拍他后背,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刘世宇在做热身用的手操,看见他进来喊道没事兄弟下局帮你锤宁王;几个医务人员忙着再三确认李官炯手上的伤。整个休息室是喧闹沸腾的,所以一个人的沉默并不显眼。

洪浩轩抬头,看见刘志豪坐在离人群稍远一点的地方,回过头来正巧对上他的目光,无声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他们坐在屏幕对面,上面正放着上一把的快放。他看见自己犯了个失误,想和刘志豪自嘲一波自己的送头操作,却看见他定定看着屏幕,脸上没有惯常的笑,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决胜局bp开始的时候,刘志豪才像回过神来似的,转头对他说,第三局那个大龙惩下去的时候升级涨血了,谁都想不到的,别太难过啦。

……我没事,但你还好吗?

洪浩轩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刘志豪今天的沉默反常得厉害,洪浩轩一时猜不出缘由,场面落得尴尬。好在这时李官炯开门走了进来,和他聊起了比赛的事情。

最后一波团战胜利时刘志豪很大声地喊了声奈斯,洪浩轩几乎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了。

走出休息室前他不经意回了下头,却发现刘志豪还是那样的表情看着屏幕,兀然处在周围狂喜的氛围中。

等媒体单人采访结束,洪浩轩拖着超负荷运转的身体回到宾馆时,已经快11点了。

刘志豪不在房间里。背包打开着放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手机,耳机连在上面,耳麦垂到地毯上。

一般刘志豪出门,即使只是去楼下便利店买个东西,都会把手机带在身边。虽然刚刚经历过高强度比赛和采访,洪浩轩混沌一片的大脑还是从中捕捉到了“不要来找我”的信息。

……虽然很不爽,但找不到向他生气的理由。

洪浩轩仰面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顶灯的光线刺目,他烦躁地用手遮住了光。

刘志豪今天在休息室里的表情他记得很清楚——他一定是有在难过,可为什么不和我说?

玄关传来房卡开锁的声音,刘志豪提着一个饭盒走进来,洪浩轩坐起来,怏怏地看着他。

这人可真是厉害。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的不满就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还能面不改色地把饭盒打开,掰好筷子,再淡淡解释一句“我刚才和老队友吃了个夜宵,顺手给你捎了点回来”,然后招呼自己过来吃。

淦,鬼才信他。

糖芋苗甜丝丝的,牛肉锅贴还热乎着,想必刚出炉不久。高糖高盐的食物很好补充了他漏吃一顿晚饭的身体缺下的养分,却没法抚平他心里的躁郁。

而始作俑者就坐在他对面,刷着手机,还是那副神在在的样子。洪浩轩抿了下嘴唇,又夹起一只锅贴塞进嘴里。

心情不好为什么不和我讲?

简单的问句梗在喉头,他问不出口。

刘志豪现在的模样他见过太多次,在媒体采访、节目录制或是任何需要撒谎的场合。照队友吐槽的话就是,“志豪这种时候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刚成为队友的那段时间,刘志豪几乎也是这样和他交流的。可大约是在春季赛后半程之后,他就再没见过刘志豪在他们独处的时候展现出这种状态。

而现在,他们成为队友半年多,交往四个月,他却像是又被刘志豪划到了生人界限内。

他忽然害怕了。

他怕他否定任何的问句,怕他用那副应付公关的笑容应付自己说他好得很,怕他早无声地在他们之间放下透明的厚壁障,怕他告诉自己他从未打算向他坦言。

他总以为他们缘分够深,却不曾思考两纸转会合同耦合而成的关系,究竟能受得住多少变数。


MSI夺冠的那个晚上,他借着一杯鸡尾酒的酒劲拨通了刘志豪的手机号码。对方显然有些意外:“浩轩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许久不闻的声音和过于亲昵的称呼让他一下子怔住了。偏生李元浩还在旁边作妖,大声BB道:

“轩轩啊,喝醉酒第一个拨出去的电话一般都是打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哦——”

太过混乱了。酒精让人头晕,庆功宴的金色灯光投下眩目的亮斑;有的人喝醉了,有的人在畅快地大笑,有的人莫名其妙地哭了;而他隔着七个时区的时差,莽撞而不计后果地和刚认识半年不到的队友告了白。

对方沉默了几秒,还是用疏松平常的语气说,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他们间的一切都太过顺利,乃至回过头看,竟没有什么实感。


这一晚的缄默像是一种诅咒,蔓延到了接下来的一周。一周里他几乎没和刘志豪说过话,对方也像是得到什么心理暗示似的,没有去找他Rank或者吃饭或者任何他们习惯的“上野双游”日常——这种时候他倒希望他们没这么好的“默契”,毕竟他太知道自己,只要对方稍稍有缓和的意思,他就立刻能消气到仿佛之前的矛盾不存在。

偏生刘志豪就沉得住这口气。


去拍出征照那天他们全队都穿上了那件红黑相间的外套,被摄影师要求着摆了不少造型,折腾了一整个下午。

在定妆照这方面他算是省事的。他拍最后一张的时候,史森明还在和摄影师纠结四种姿势哪种能让他拍的时候不要笑场,面对他看戏的笑容,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视线在摄影棚里转了一圈,他没有发现刘志豪在哪儿。

说不定又去找老队友了吧。洪浩轩呼吸一窒,活生生要被自己的发散思维搞自闭。

他被分到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戴上兜帽双手插兜的姿势,拍完后他也懒得调整,走到摄影棚外靠着墙壁刷手游每日。

临近傍晚,夕阳透过朝西的窗户,拉出长长一条影子,一点点朝他这边挪过来。

“浩轩,帽子歪了哦。”

是很熟悉的声音。他抬头,刘志豪就站在他面前,伸出手来替他整理起了兜帽,然后借着拉力,凑近到了某个暧昧的距离。

刘志豪亲上来的那刻,洪浩轩整个大脑都当机了,等他若无其事地走开好长一段路后,才刚反应过来,用手背挡住嘴唇和红透了的脸。

刘志豪的确是沉得住气,读了七天的条,一个R闪把他炸了个兵荒马乱措手不及。


过了大概四五分钟,他默念了几遍“Brave Heart”,打算去找刘志豪问个清楚。

“Karsa?”这时有人叫住他,“等人吗?”

他回头,是TheShy——穿着出征服,大概是刚拍好出征照的样子。

“额,也不算吧……”不如说是去抓人?

“如果是在等姿态选手的话,他刚才往楼上去了。”TheShy坚持着一开始的判断,用不熟练的中文和他比划。

“上楼了是吗——好的,谢谢你。”

他快步往那边走去,无暇思考TheShy为什么会知道他等的是刘志豪。

因为他忽然回忆起了一件事,一件只有他们俩记得的小事。


那是在他们春季赛输给iG后发生的事情。

那天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回基地教练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们好好休息,明天再复盘。

——但怎么可能睡得着。

于是他干脆从床上爬起来,拉开一点窗帘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与黑色的建筑群。凌晨三点,几乎没有光,只有外面的路灯光透过几层树叶隐约可见。

全黑的环境下,一点点光都很显眼。即使没戴眼镜,洪浩轩还是注意到了天台上的那点亮光。

而当他意识到该不该去打扰时,他已经走到了天台门口。刘志豪回头看着他,神色里是有几分惊讶的:“……你也没睡啊。”

语气明显有些冷,洪浩轩开始后悔自己困倦脑袋作出的莽撞决定:“不是……我走错了,是要去洗手间来着。”

他忘了,他似乎和刘志豪没有熟悉到能在他情绪很差时前去打扰的地步。又或者说谁和刘志豪都没这么熟,至少在队内是这样。

“那完全是相反的方向喂。”刘志豪笑着拆穿他拙劣的谎言,“我只是没想到你还没有睡,看回来路上你已经很累的样子了。”

“虽然很累了,但还是睡不着。”

洪浩轩放下心来,走到刘志豪旁边,看见他食指与中指间夹了一根细长的烟,白色的烟雾缓缓地散在空气里,除了焦油外还有薄荷的清凉气息。

“可以的话,不要和别人说啊。”注意到自己的目光聚在那根烟上,刘志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女士烟,尼古丁含量不高的——我也很偶尔才会抽一根。”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以前的队友也有常抽烟的,尤其是在比赛输掉或者排位瓶颈的时候,据说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他只是好奇刘志豪“偶尔”选择在今天抽烟的理由是什么。

约莫在那根烟燃到一半的时候,刘志豪把烟灭掉,缓缓开了口:“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什么?”他看向刘志豪。

“以为自己有天分也够努力了,却发现还有那种比自己还努力的天才。”刘志豪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只是耸了下肩膀,“不过大概你没有这种经历?一直是首发吧,对面最多和你旗鼓相当,这样。”

这种确定的语气让他心有不甘,很快地做出了反驳:

“也有过啊,世界赛的时候被外卡新秀各种暴打;最开始打职业的时候被前辈野区教育,ptt上也被质疑过学生仔半路出家打Jg没灵性——这种事……大家都会经历吧。”

“也是。”沉默半晌后,刘志豪抬起头对他笑了笑,“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去睡啦,你也早些休息,晚安。”

等到刘志豪离开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觉,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提起他过去的事情。

也许就是自那天之后,坚固的外壳向他裂开了一个口子,让他得以与刘志豪拉近关系,甚至产生了想要交往的逾界念头。

这个摄影棚是少有的大平层,所有设备集中在一楼,再往上就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大露台。

沿着楼梯向上,尽头是一扇通往露台的门。

刘志豪背对着他站在那儿,伏在栏杆上,双手折在胸前——某种自我保护的姿势。

春天败给IG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站在俱乐部的天台上,对着碰巧发现他的自己,头一次地说了些丧气的话。

洪浩轩才想起来,最开始,他只是想要走过去抱抱他。

他推开了那扇门。


被某只大型犬从背后紧紧抱住的时候,刘志豪是有几分无奈的。

他想转个方向面对着洪浩轩,却被禁锢着动弹不得。“浩轩,你这样我怎么看得到你的脸啊?”他拍拍环在自己腹部的小臂,“松下力让我转过来啦。”

“不要。”埋在布料里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嗯?”

“你先解释清楚刚才干吗要亲我。”

“想亲就亲啦。”用这种正经的语气问这么搞笑的问题——他使劲忍着不笑出来,“不可以吗?”

“可你一整周都没找我说话,夏决那天明明有难过也不和我讲还骗我。”是他的错觉吗?洪浩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夏决那时候,感觉你也不大好的样子。而且我那点事,自己也能消化掉大半,就没和你讲。”

“这一周的话……难道不是你先不睬我的?”那种看向他的怏怏的眼神,像是如果法律允许就要把自己整个囫囵下去似的。

“行吧,勉强接受。”洪浩轩继续在他身后板着语气说话,“别的不说,你以后最好不要骗我。”

“好好。”

“然后难过的话要和我说。”

“好好好,浩轩还有什么吩咐?”

“没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然后又被死死抱住了。洪浩轩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双臂绕过腰环住他。而他抽出一只手,抚着洪浩轩的头发。

肩膀上有一点点温热的感觉——这家伙居然哭了。

“……怎么啦?”

“我差点以为,我们要分手了。”

“想什么呢你。”

他简直要被男朋友清奇的脑回路气笑了,嘲讽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于是他只是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FIN

终于是把这篇摸出来了……最开始构思的是一个从相遇到最后在一起的长文,但我对于长文的把握是真的很烂,所以还是以短篇的形式展现了。

萍水相逢都是缘,大概就是想说这个。

多同队一天就有多一天的羁绊吧。(忽然深夜丧)

评论(5)
热度(47)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