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Augustora.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索夜/喻黄]屏中窥人

把攒的脑洞写一写,发一发。

lo提醒我发的文章里有敏感词!又没肉!

 

——

索克萨尔感觉自己被扔到了桌上,于是顺账号卡躺了下来。术士的装备上金属挂件叮叮当当又累赘,他被灭神的诅咒磕了头,边揉边抱怨这操作者——叫喻文州的那个——真是天|杀,这技术部真是天|杀,什么品位,都该被丢进死亡之门接受命运石的历练。

 

他正要站起来,天上却掉下来一个不明物体,直直坠到他身上,把他砸了回去,不幸地又被灭神的诅咒磕了一次头。虚拟世界和童话世界一样不会有什么“X地高空坠物砸死过路群众”之说,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林妹妹而是一个大男人。虽说就这么被压着他也不会肋骨断裂肺泡破裂身亡,但出于一些微妙的原因,他还是想让这个人滚开。

 

“这位先生,能不能让开,你的剑柄……压到了我的命根子。”他试图把胯部的剑柄推开。

 

“啊啊啊啊对不起我这就——我去这不索克萨尔么,你这儿黑咕隆咚的,几乎什么都看不清……”那人连忙把自己的剑收到一边,又很快地站起来。

 

不知道别的账号卡的虚拟世界怎么样,总之索克萨尔自己这儿是挺黑的,也就没注意到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林妹妹也不是什么专来把人断|子|绝|孙的男版Jack the ripper,而是自己战场上的老搭档,在线下从未见过面的剑客夜雨声烦。

 

毕竟战场上再亲再配合无间到线下总归是各人各卡,不放在一块儿,各有各的虚拟世界,也没法交流。现在彼此在这儿遇见了,都有点不知该对对方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索克萨尔先问了:“你怎么来的?”

 

夜雨声烦瞪大眼睛:“什么怎么来的?黄少天把我一扔我就掉下来了啊!”

 

索克萨尔扶额,对于这个设定有点接受不能。不过他很快又找到了一个困惑他已久的问题来问夜雨声烦:“你在场上话那么多你知道吗?每次看你边在公屏里刷字边幻影无形刃简直233。”

 

“那不是我说的啊!”夜雨声烦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以为我愿意边开三段斩边骂|娘?你还边开六星光牢边布置box-1呢!——说起来你操作者手速真是令人怜惜,我几次看见你要开死亡之门结果被别的技能打断,来来采访一下,憋屈吗?是不是很想揍那个姓喻的操作者?”

 

“呵呵。”索克萨尔拿起灭神的诅咒,夜雨声烦见状往后缩缩:“干嘛干嘛,不就说你操作者手残吗你至于么……喂!”

 

索克萨尔把冰雨挑过来插在地上,然后施了个六星光牢上去,荧荧发光——他们总算能看清彼此的脸了。

 

“有趣。”夜雨声烦咂咂嘴,“别人是秉烛夜谈,我们是秉六星光牢夜谈。”

 

“既来之则安之。”索克萨尔把自己银色的长发撩到脑后,“随便聊会儿呗,也不常遇见。”

 

“问题是现在几点,我刚才忘看系统时间了。”夜雨声烦四处望望,“你刚才看了吗?”

 

“什么系统时间?”索克萨尔迷糊了。

 

“就是电脑屏幕右下角的系统时间啊。”

 

“还能看那个!”索克萨尔简直觉得自己是从外太空来的。

 

“怎么不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夜雨声烦一个响指,半空中竟出现一台投影仪,幕是附近的一截断墙,“你这儿还不错……至少有堵墙。我那儿就是一片大林子,除了树还是树,图像打到树冠上看人脸都是绿的……绿的黄少天和黄的喻文州你想象一下——”

 

“看起来现实世界那边也是黑乎乎一片。”索克萨尔脑补了一下黄的喻文州,感觉世界观略有崩塌,连忙扯开这个话题。

 

“睡觉了嘛——诶不过我说今天他们俩怎么睡一个房间去了——”夜雨声烦眯着眼看了一会儿,有了个劲爆发现,“我记得以前他们俩都是分房间睡的。”

 

“好友好感度增加了?这得是送了多少朵红玫瑰(HP药水)啊?”索克萨尔凑过来看,啧啧称奇。

 

“不看了不看了。”夜雨声烦收了投影仪,“咱还是来聊聊天,别辜负了你开六星光牢费的法力——蓝玫瑰(MP药水)你要吗我到时候还你。”

 

“不用了——难道我还要还你磨刀石?”索克萨尔示意他去看被当做灯柱的冰雨。

 

那天他们聊了挺久,从散人快打聊到君莫笑那把开挂的武器,俩人正准备再聊聊可以用来扫灰的灭绝星尘的时候,夜雨声烦却噌地一下消失了,冰雨也没了影,搞得索克萨尔一阵惘然。

 

不过没过几天,夜雨声烦又回来了——还是从天上掉了下来。现在索克萨尔多少总结出了点规律,两个虚拟世界的交融还是得基于现实建模,之前那两个操作者不住一块儿自然也没法碰面,现在两个人住一块了,账号卡也扔一块,判定两张卡有重合部分,根据后进先出的堆栈原理,卡放在上头的夜雨声烦就掉到了自己的虚拟世界里。

 

说来这还是得靠运气,有的时候黄少天把卡扔偏了没扔中,他们就见不着面了。不过心里有个念想总是好的。即使虚拟世界里没法互相赠送真的玫瑰,但——“我们可以互扔HP药水啊。”夜雨声烦如是安慰他。

 

两个人在一起除了骂骂君莫笑吐槽一下前几天职赛上遇见的对手,就是通过夜雨声烦的投影机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二位操作者的恋情发展——据夜雨声烦的分析,现实生活里好感度刷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达到“谈恋爱”的等级了。

 

“简直和看连续剧一样。”夜雨声烦盘着腿,边小口小口喝着HP药水边窥视屏外状况——刚才他和索克萨尔PK了一把,被削去半条血。没有操作者操控的术士像是开了挂,施法一个接一个,咏唱无间。

 

索克萨尔灌下去一瓶MP药水又开一瓶,刚才那场打斗中他废了不少法力,现在和夜雨声烦一样,累得很。

 

“诶——你看他们不好好睡觉在干吗?”夜雨声烦差点把红色药水喷出来,然后深感自己不能独死,拉着唯一的同伴索克萨尔一起看。

 

“妹啊!”索克萨尔罕见地骂了句脏话,“他们不穿衣服在干吗!!!!洗澡吗!”

 

“比那什么,毛片还刺激,live,还是高清无石马(就是这个“敏感词”)。索克大大你说我们是继续看还是怎么?录播?”夜雨声烦擦擦嘴,把身子背对着屏幕。

 

“关掉。”索克萨尔义正言辞,“看清楚了——在下面的可是你的操作者。”

 

end

 

红玫瑰、蓝玫瑰:红玫瑰补HP蓝玫瑰补MP,以前玩的一个网页游戏里的设定。

评论(17)
热度(286)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