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洋流

—堆放各种文章的地方—

[周江]自然生长

《梅子黄时》的小周视角。


 

周泽楷打算出门去接江波涛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这在S市的夏季并不罕见。他从玄关旁五斗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一把折叠伞。

 

从家到轮回俱乐部要坐几站公交车,车站上的液晶屏显示离下班车到站还有五分钟左右。周泽楷拿出手机刷微博消遣,手指上下滑一滑刷新,发现江波涛更了条微博,晒了今晚轮回VS嘉世的总决赛票面,语气里对轮回夺冠充满自信。

 

退役选手的微博,评论转发多是其他职业选手或是真爱粉。嘉世队长邱非率先转发,客气地表示了“别想多冠军是嘉世的”的中心思想。接下来还有插科打诨、加油叫好、搬板凳看戏的各种,周泽楷都一一忽略,划回最顶端,施施然留下了一个橙色的赞。

 

私信箱里还躺着不少关于各类游戏玩法的询问,但他现在来不及回复。车来了,他找到一个靠后的位子坐下,开始一条条地看私信。

 

三年前退役后,江波涛留在战队当管理层人员,他在家里和江波涛研究了各类职场招聘的网站后决定在奔三的年龄先去当游戏up主——录游戏实况然后发布的那种,然后再转职其他行业。

 

打着枪王的名头也许会一下子就红起来,但周泽楷不太愿意这么做。

 

“挺不好意思的。”他这么和江波涛解释,然后注册了一个和一枪穿云八竿子打不着的id。

 

可事实证明他再怎么低调都没有什么卵用,枪王的马甲在第一个视频发出后就被粉丝们识破,一时周泽楷成了“全联盟掉马甲最快的(前)选手”,被江波涛当作笑料笑了两周余。

 

而周泽楷本人在郁闷了几天后也就坦然了,继续顶着已经被戳破的马甲发视频,推荣耀新出的副本和野图Boss。

 

双休日江波涛不加班的时候,周泽楷有时会叫他来一起录一个实况,江波涛有时也会转转他微博上的视频发布信息。平凡的日常,两个人都觉得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感情步入第八年,不平淡的都变成了平淡,但从未感到厌烦。周泽楷是这么觉得的,他相信江波涛也是一样。

 

公交车缓缓在雨幕中行驶着,老人带着结束了补习班的小孩子上车下车。雨水从公交车的后视镜流下来成一道瀑布,梧桐树的叶子粘在了车窗玻璃上,周泽楷透过尚有几分绿的叶边看见了大大的轮回logo。

 

他下车,撑起彩虹色的折叠伞。起风了,飞溅的水滴让他联想起了过去的一些琐事,不禁想嘲笑自己当初面对感情时的犹疑不定。“若是早些向他摊牌就好了”,他有时会这么想。

 

但结果论总是站不住脚。就好像第九赛季的夏休期他豪言说下赛季夺冠时再带杜明他们去千岛湖玩,可到最后却被兴欣拿去了冠军奖杯。未来无法预测,三十多年来周泽楷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什么长远的五年十年二十年规划。或许曾经有过,但发现在永远未知的变动中没有太大用场后就不再提前计划了。

 

他始终放任自己自然生长。小学时学习上的开窍也好,决定当职业电竞选手也罢。包括他对江波涛的感情,也绝不是第六赛季中江波涛转会来轮回时的惊鸿一瞥一见钟情。尽管他发现自己对轮回副队的感情和轮回副队发现轮回队长对自己的喜欢,这两件事都措手不及地像是场笑话。

 

 

江波涛站在门口的屋檐下等他,他们一起合撑一把伞往地铁站走,去乘到决赛场馆的地铁。江波涛没有拿出伞来——而他记得江波涛今天早上是带了伞的。

 

“你的伞呢?”他随口问道。

 

“在,懒得撑。”江波涛拍拍自己的双肩包,“而且你不觉得这场景有种即视感?”

 

“嗯。”周泽楷转起伞柄,“可惜没有方明华。”

 

“没人给拍背影了。”江波涛笑,“也可以来自拍啊。”

 

“算了。”其实他们都不喜欢自拍,也拍不好,“明华最近怎样?”

 

“孩子要小升初了,愁着呢。”

 

“送来青训营啊。”

 

“误人子弟。”江波涛作势用手拍他,“至少让人家孩子读完九年义务制教育再说吧。”

 

 

到了地铁站,周泽楷看见江波涛在双肩包里翻东西,手上挂着交通卡,于是伸手拦他:“不用戴了。”

 

“也是,轮回前正副队一起去看个总决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江波涛嘟嘟囔囔,拉上双肩包拉链,“戴墨镜反而会显得很奇怪。”

 

“嗯。没什么大不了。”周泽楷其实觉得即使被媒体扒出他与江波涛的关系也没什么问题,但江波涛似乎总是有点介意,尽管他们已经向家里和战队老友们出过柜了。

 

对此,他有一点小郁闷。

 

周泽楷在地铁拥挤的人群和喧闹的铁轨声中偷偷地瞥江波涛,后者正在盯着拉环上的广告发呆。

 

江波涛思考的顾虑的总归比他要多很多,公开出柜对战队的影响,对彼此未来发展的影响。毕竟到目前为止,他们不在一起的时光仍然要比在一起的时间多上几年,他们不会是完全相同的。但正是因为不同处的互补,才让他们相遇,互相吸引,乃至决心执手共渡剩余的人生。

 

第六赛季中,方明华把江波涛引荐入轮回做副队长,然后这个人就一直陪伴着他协助着他鼓励着他,一起接受外界的质疑,一起夺冠,一起退役。

 

 

但这几年里不是没起过矛盾。

 

他还记得第七赛季的季后赛,他们因为团队赛中战术传递的失误而失去了四强的席位。战后复盘江波涛首先承认了自己没有及时传递队长战术,这次的失败是自己的错。措辞得当,语气平和,但不知为何这令周泽楷感到了极不舒服。

 

那是一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江波涛将失误原因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却只字不提周泽楷用词过少理解不便的问题,让他感到被轻视,被“特别对待”,被怜悯。而他不希望他的副队这么对他。

 

“什么意思。”他轻声说。

 

“队长,怎么了?”从江波涛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的疑惑。

 

“我没有错吗?”他用灼热的眼神直视江波涛。

 

其他队员感到疑惑,纷纷将目光投向江副队。

 

“但……”

 

“我有错,应该一起承担。”周泽楷少有地强硬,打断了他,“不应该藏着。”

 

江波涛沉默良久。

 

周泽楷站起来向大家鞠躬:“我会尽力改正我战术传达的问题。这次的季后赛,对不起。”

 

“复盘结束。散会。”

 

他打头开门走出去,背后传来被压低的议论声和惊诧声。轮回的队长和副队看上去都不像是容易发火的角色,而今天他们的队长和副队却在复盘时起了分歧——虽然只是队长单方面表示了异议。

 

他听得见后面传来的脚步声,一直跟随自己到宿舍门口。江波涛的宿舍在他的隔壁。他打开门,正欲关上时却被拦住。

 

尽管气还未全消,但他也无意夹断江波涛的手:“怎么了?”

 

“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江波涛的眼神聚焦在他的脸上。

 

“可以。”

 

“抱歉。我没有提到你的错误,并不是轻视你的能力或是怜悯你。我没有提到你的错误,只是因为我相信你知道它并会去改正它。”

 

“周泽楷,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一个需要怜悯的人。”

 

 

想到这儿他不禁笑了出来。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怀疑江波涛对他的肯定呢。

 

大概是“一人战队”的debuff一直是自己心头的一块伤疤。他本以为这疤要留很久,但江波涛轻轻一挑,一席话就让它掉下来了。

 

江波涛注意到他看过来的目光,以手势示意还有三站路。从前打比赛和全明星都是乘大巴去场馆,乘地铁去看比赛,他们还都是第一次。

 

几个男生上了车,手里拿着今晚决赛的票争论打赌到底是嘉世会赢还是轮回会赢。也有下班族准备去看比赛的,此时正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补觉。他们在同一站下车,潮水般向场馆进发。

 

暮色将近,场馆里的白色灯光愈发显眼。人们激动起来了,兴奋起来了。他们有如虔诚的教徒般向朝圣地走去。

 

此刻,对所有这些平日里繁忙又平凡,深埋梦想的人来说,轮回与嘉世的决赛场馆,就好似他们的布达拉宫与恒河。

 

而对周泽楷和江波涛来说,那个熟悉的发着光的场馆,更像是昨日重现的片段。他们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二岁,忐忑着兴奋着,斗志昂扬地走进第八赛季的决赛赛场。

 

快到检票口了,人流聚集了起来。周泽楷拉住江波涛的手以免走散。他们在人群中穿梭着,江波涛在前,周泽楷在后面略微俯视地看着他的头顶。

 

他总觉得此时彼时的场景常会保有一定相似度。

 

 

第七赛季末的一个早晨,他从那个尴尬的梦里醒来,心惊胆战地走在江波涛后面一起去吃早饭时,也是从同样的角度俯视着他,心却飘到了更远处。

 

在前二十几年的光阴里,周泽楷几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十四五岁青春期偶尔的春|梦,对象都是脸庞模糊不清的女性,片段也断断续续。

 

而他却在二十一岁迟到的一个春|梦里梦见自己把一个男人压在了身下。

 

尤其让他感到痛苦和震惊的是,那个男人是他最信任和最信任他的副队,现在正走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前方。

 

我喜欢江波涛?

 

从朋友、战友角度上来说,这个答案毋庸置疑是肯定的。但若换个角度来讲,就不能如此草率地下定论。

 

周泽楷被这个问题烦扰了整个暑假,转折的契机是假期末他母亲安排的相亲。

 

他坐在那个女孩对面,听母亲介绍那个女孩的情况,暗示他与她是多么般配。

 

他盯着女孩看,却始终无法想象出他与这个女孩共处一生会是怎样的情景。

 

他从咖啡厅走出来,接到轮回经理询问他能否提前两天回俱乐部做准备工作的短信,如获大赦地回家理了行李,与家里人吃了晚饭,第二天乘上了回俱乐部的公交。

 

江波涛已经在宿舍打扫卫生了,见他回来,就来帮他整理清扫。他透过阳光下的尘埃看着拿扫帚扫地、抬头询问他无浪的手办要放在哪里的江波涛,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种肯定——他的确想要与这个人共渡余生。除了江波涛,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选了。

 

二十一岁的田垄上长出了第一根草,被夏初的雨水灌溉,越长越高。

 

 

他们在后排的位子坐下,等候比赛的开始。他们没刻意去挑选前排的位子,因为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在前排为轮回加油叫好和在后排默默祝福都是一样的。

 

双方选手就要上场,前一秒还在兴致勃勃要和周泽楷打赌嘉世守擂选手的江波涛忽地就不说话了。

 

周泽楷看他紧握扶手的左手,知道他是在紧张,于是就悄不作声地把手覆上去:“相信轮回,别紧张。”

 

“你又知道了。”江波涛懊丧地白他一眼,“外界都说我能读人心啊一定学过心理学啊,我看您才是真的深藏不露。”

 

周泽楷闷笑——第八赛季的总决赛,江波涛也因为焦虑而被他说过相同的话。

 

“败给你了。”江波涛像是不忿似的用空出来的右手捶他的肩。

 

 

擂台赛结束,嘉世拿下三个人头分。

 

轮回略占劣势,但轮回的前正副队并不担心。

 

“欠沉稳。”团队赛开始的五分钟后双方在场地中央交锋,周泽楷托腮盯着液晶屏看了一会儿,给嘉世下了结论。

 

“邱非和闻理,还有那个牧师的战术意识没问题,就是那几个新人还是冲劲太大,与团队有点脱节了。在擂台赛中没问题,在团队赛中就显示出弊病了。”江波涛不无惋惜,“可惜了,冠军要被咱轮回拿走咯。”

 

“不可惜。”

 

在赛场上站到最后的,是残血的一枪穿云和无浪。

       

这一赛季在今天拉下帷幕,最后的胜者,是轮回。

 

周泽楷看着轮回现任队长与队员们一起走上颁奖台,一同伸手接受荣耀。欢呼的声音几乎要震破耳膜。

 

“队长,我们赢了。”

 

但在那一片喧闹中,他还是准确地捕获到了那个人的声音。江波涛此时正盯着他的眼睛看。喜悦、兴奋、欣慰、回忆。他从江波涛的眼睛里看见了复杂的感情,而也只有他能毫不费力地读懂它们。

 

他和江波涛,其实谁都不曾有能读懂人心的超能力。就像是第六赛季的冬天,江波涛第一次踏进轮回大门时看见来迎接他的周泽楷,也不会知道他低垂脸庞轻皱眉头其实是在想今天中午该吃什么好。

 

他们能读懂彼此的表情和动作,能用眼神交流,只是因为在漫长共处的时光里,他们早已彼此熟悉。

 

而对所爱之人的了解,从来是要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多上百倍有余的。

 

这种了解,不需要人工加诸于外力使之加速。它就像那土壤中的树种,看似蛰伏在不为人知处默不作声,却无时不在自然生长。

 

而平淡却长久的爱就是它最好的养料。

 

 

—fin— 

 


生了半个多月,总算产出来了[笑cry]

写季后赛(总决赛)真是十分惶恐,希望我的记忆力不跟我开玩笑,没有把季后赛的“人头记分制”搞错...




一点随性的FT:


私心 周江退役梗√

私心 周江起矛盾√

私设 小周发现自己喜欢小江 的 十分黄|暴的 “导火索”√


啊 这 真是 一篇 私心满满 的 文


关于文中嘉世与轮回在总决赛决胜负而嘉世告败的情节,请粉新嘉世的各位不要介意——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私设。本来还写了一段给新嘉世刷帅气值的文字但不知道放哪儿好所以就给删掉了QVQ


由邱非带领的新嘉世,历经坎坷,从挑战赛重回赛场,从季后赛后四位到四强,再到去年与蓝雨争夺冠军败北。没有哪支战队会否认他们的努力,但也没有哪支战队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以及小周的退役后职业真是让我十分纠结...

评论(9)
热度(58)

© 以太洋流 | Powered by LOFTER